Wednesday, January 19, 2011

車上的男人

昨夜上課後如常乘地下鐵回家,駛了好幾個站後來了個男的,坐到我對面,將相沒什麼特別,但就是引起我不住偷看。

年齡約35-40 之間,可能更年輕,金灰髮,卡其色格仔紋外衣,後來我發現後面有帽子,是多功能防水款式,看得出不便宜,最少值 300歐元,裡面穿了藍色直紋恤衫、黑西裝外套和穿裁很合適的西褲,啞紅色沒有花紋、質料看來很好的領帶,形狀醒目的黑色皮鞋和黑色薄襪。另外他有一個厚厚的公事包和手拉行李箱,手柄部分只有約四個手指頭的長度,可以用兩根手指之間的空隙夾著帶動,外型雖然很時髦,但時間久了應該不好拖動。

為讓西裝骨骨的他不被直瞪而尷尬,我馬上從背包掏出一本小說,邊讀邊幻想他的故事 ...

他在 Jungfernheide 上車,應該是剛從機場下機吧,手中握著那張車票,顯示他平日不是以公共交通代步的,否則的話買一張月票就可以了,應該是有駕車習慣的人,可能是預料晚上落機而決定不駕車。坐上地鐵列車的第一車廂,可能是刻意選擇的 --- 連接司機座的車廂搞事機會最低,在晚上坐最安全。他打開過公事包好幾次,裡面的間隔都被使用過了,似乎是個整潔有秩序的人;不過他翻開了一張柏林交通網絡圖 --- 雖然我也常在車上翻看路線圖,不過在晚上九時半翻圖,他應該不是住在柏林。

翻了好一張應是在機場收集的資料表後,他抽出了一本 The Economist,讀封面後第一頁花了好幾個站的時間,看得出他心不在焉,或者只是太累人,但穿成這樣子在柏林的地下鐵睡著又有失身份。

列車行駛的期間,除了乘容之外也來了許多搞生意的人。少不了是那個在晚上賣"測試版" Berliner Zeiting 的阿叔 (一份小報正式出街前的預覽版,報導即日新聞),彈結他唱得很差的賣藝人,兩個賣露宿者報紙的不知是否露宿者的人,其中一人還拖了狗 (關於柏林的"乞丐" 另文再撰),那條狗倒是吸引了西裝男兩秒的注意。其餘時間他都在讀雜誌,頸部隔著車廂搖動;我得承認,是夜的車廂特別晃,低頭看書根本無法集中,所以我覺得他都是醉翁之意... ...

搖了十幾個站之後到了 Hermannplatz,一個熱門的轉車站,那男的沒有下車,只是把雜誌放回公事包中,拿了記事簿看了一會又放回。此時直覺告訴我... ... 他不會跟我同一站下車吧?在這個站下車的人,少有像他穿得這樣光鮮,大多是穿成我這樣子的。

直覺有時間很準的.. 我把書放回背包的同時,他也開始移動他的行李。站起來身長約一百八十二公分的他,果然是跟我一起下車。剛下車的他馬上表現出他不是一般的常客,花了約三四秒搞清楚左邊還是右邊的出口,還在車站的地圖研究了一會。

我幾乎按捺不住,要跟他說話。

可是感到太難為情而沒有開口,只是默默地爬樓梯,往回家的方向走。

走了約兩分鐘後,我聽到身後有滾輪被拖動的聲音。地面由一塊塊 2X3 公分的石頭鋪成,不是拖皮箱的最合適平面。我知道是他。

我們竟然走上了同一條路。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