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28, 2011

這幾天心情都很納悶,比平日更加不想說話。

思緒很亂,讀過的新聞、評論、網誌、電影、社交網站上的討論,眾多的觀點,好像每一樣都能牽動我的情緒,但隨後又被我質疑。好像對每一件事都有意見,但其實都是 quatsch, quatsch, quatsch。

偏偏在這時候能集中精神溫習和做功課,是多個月來的第一次。

Sunday, February 27, 2011

冰湖




結了冰的湖。第一次踏上去有點怕,想起《第一誡》。

Saturday, February 26, 2011

遇見 Béla Tarr

這個二月的觀影歷程實在太多驚喜。

日前得悉匈牙利電影導演 Béla Tarr  (即今屆銀熊獎得主 《都靈老馬》"The Turin Horse" 導演) 會在昨日特別放映場現身,於是帶了我的珍藏影碟,打算去影院守候;抵達時電影仍未散場,導演在放映室外無聊踱步,機不可失,遂戰戰兢兢的請他簽名。尷尬的是,《殘缺的和聲》一碟仍是未開封,導演提醒我之後,便去了一個較好的位置開始簽名;他很熟練的把封面紙從膠套中取出,然後在上面簽名。當我從香港到柏林時,與電影有關的物品就只帶了這兩隻影碟,做夢也沒想過會見到導演真人,有些事情真的是 meant to be?﹗

夢一般的簽名

當我表明來自香港,他回應說新戲也會在香港放映 (港譯《都靈老馬》),最後說了一聲多謝。在他冷傲的公開形象背後,面對影迷算是和藹可親呢。電影放映完畢後,導演接受在場觀眾的發問,主要圍繞故事,對於觀眾的問題,他大部分都是簡短回答。主持人問他這部電影的 radical 在什麼地方,導演答電影本身已很 radical,因為不能再拍下去,而他也重申不會再拍電影 (但大家都知道電影導演係有舖癮的,Béla 今年只有 56 歲,且看他會否回歸)。另有觀眾問,上帝花六天創造大地之後,在第七天事就成了,那影片/導演的第七天又是什麼?Béla 只說是 "nothing"。本片的攝影師 Fred Kelemen 也在場,接受了觀眾熱烈的掌聲;他與 Béla 之前已有合作,《倫敦來客》也由他擔任攝影。

左起﹕攝影師 Kelemen、翻譯、Béla、主持人
最近才知道 Béla Tarr 在柏林的電影學院教書,昨日的放映也有幾十個他的學生捧場,不知道他封導演筒之後,會不會繼續在這城春風化雨呢?

Thursday, February 24, 2011

wish me happy birthday


 朋友間常笑說,廿一廿二廿三歲的時候,離二十歲還很近,過了廿五廿六,三十也不遠了。其實真的一點也不好笑,但我還是說了,也笑了。

今天沒什麼特別事,只想在夜晚上課之前,騎單車兜個圈。

Wednesday, February 23, 2011

吃菌的日子

我很喜歡吃菇,每週都會買 champignon (蘑菇?!),用來炒飯、妙雜菜、煮 cream sauce 意粉,或用來包壽司。由於是常用食材,在超市公價 (400g) 由 1,49 至 1,79 歐不等,一份可煮很多餐,在港時則幾乎完全沒吃,也沒留意價錢,因為有太多其他選擇了。在這邊的亞洲超市,一份金針菇價格 1,50 歐起,份量比在港買的標準包裝少一半,看起來也不太新鮮,捨不得常買來吃。是不是金針菇特別難種呢?

左﹕秀珍菇 / 右﹕蘑菇
秀珍菇在德國也不便宜,同是 400g,要 2,49歐才買得到,因為市場不大的緣故,在較大型的超市(Kaufland, REAL) 才買得到,而且往往只有幾盒發售。今天在超市看到有特價 1,69歐,才知道因為秀珍菇壽命比 champignon 短,很快會長霉,所以擺放到一定時間便會減價發售,實在是一大喜訊,自從離港以後都沒吃過呢。

室友參考網上食譜,做了這道菜,先炒再焗,味道偏酸 (加了檸檬汁和茄醬) ---



-----
在去年九月的入秋時份,找了一個下雨後不久的濕潤日子,到樹林採菇去。地點是柏林市內東部某處,確實的地點忘了;看樹群長得這樣工整畢直,應該是人工植林。

採菇的林
花了好些時間找菇,採了一籃子。這種可食用的菇的特徵是,傘形表面有光澤,摸上去黏黏的,傘形底下像海綿般有一個個洞,如果是直線形的就不對了。摘的時候要輕輕撥開草堆,在莖部切下去,連根拔起的話,這棵菇就不能繼續長下去。不過樹林裡菇的品種太多,一定要與有經驗的人同行,否則吃不了菇又傷了植物。
收獲
能看不能吃的菌 
這一棵很漂亮,也是不能吃的
採好菇後,工序可多呢。清理菇的時候,要把傘底下海綿狀的部分移走,已經開始霉爛的部分也要切走,再分開狀況較健康及不健康的,前者切件後風乾,後者要盡快煮了吃掉。風乾需時一星期或更多,最好是用來煮 sauce;煮熟了的鮮菇本身是沒有什麼味道,無論口感或吸味的功能也比平日常用的脫水香菇弱太多,所以以吃的角度來說,花費力氣太多,吃的享受太少,算是在秋日偶一為之的郊外活動吧。
左﹕清理前 / 右﹕清理中
風乾後

半年來,走了一點路

二月的天氣,偶爾會極冷,零下的低溫冷得連雪也下不了。聽說三月始葉子會長出來,期望到時可脫下手套,感受嫩葉的輕柔。

來到柏林已整整半年,沒覺得時間特別快或慢,只是有種「啊,咁又半年」的感覺。這半年來,工作上非常失意,找不到像樣的工作,收入不穩定,除了經濟拮据外,最痛苦是浪費時間;我雖不是什麼天之驕子,然而年輕人出來做事,總會想一展所長。德語方面是進步了,可是因為沒有很大量的說話,會話方面仍然有待改進。

在德國前後住了十多個月,我再不是遊客,不會妄自為這個國度的人定義。德國和任何一個地方都一樣,沒絕對的好與壞。

當我是學生的時候,我看到充滿活力、文化交匯的德國;當我失業的時候,對這國家最底層、最失意的人也特別敏感,對社福制度也充滿疑惑。住過富裕的西部城市,周圍是古雅的建築、整潔的廣場;在柏林生活,住在基層社區,舉目是隨地吐啖、讓犬隻隨意便溺的人,到處都是公物被破壞的痕跡。這裡政府官員一樣會官商勾結,一樣有誠信問題,一樣會中途棄車;在職場內,德國人一樣會為了私利而出陰招。

有百花齊放的媒體,一樣有唯恐天下不亂的垃圾報紙;走入小商店,當眼位置放的一律都是以本土或荷里活明星作封面的電視雜誌,我家樓上樓下的人成天到晚在看電視,晚上睡覺的時候隔著地板聽電波吱吱作響。電訊網絡供應商也跟香港一樣,要投訴的話要經歷重重關卡,拖得就拖,打熱線還要按分鐘收費。

覺得德國人特別文明理性,只是個美麗的誤會,又或者,未夠深入虎穴。就像當全球金融穩步上揚的時候,有人批評德國人不愛投資是保守,金融海嘯之後,又反過來讚他們有先見之明。根本就是廢話。常說德國人愛投訴、據理力爭,有時也令我想起香港人,不要臉和愛面子,效果其實都差不多,只是在德國的公共場所跟人吵起來,不會有幾部電話相機瞄著你。有愛依循制度和秩序的人,就有反制度抗秩序的人,也有在中間鑽空子的人;你排在那一條隊後面,看到的就是不同的風景。但看到什麼也好,總不成一竹篙打一船人。

這些日子以來,我學懂的是,理想國度是不存在的,過得好不好,開不開心,有太多硬件以外的因素。活好每一天,已很了不起。

Tuesday, February 22, 2011

柏林影展 2011 電影短評 (非競賽篇)

非競賽的意思是,競賽組別裡的 Out of Competition 和 Berlinale Special 環節。


"PINA" by Wim Wenders [2011, 100min]

在 2009年紀錄片開拍前夕,Pina Bausch 因病辭世。本來決定終止拍攝計畫的導演,被舞者打動,製成了在今年正式面世的首部 3D 藝術電影。影片中,舞者回憶與 Pina 共事多年的片段,以肢體語言向她作最後致敬。充滿激情和魅力,舞影翩翩,配以 Wuppertal 的城市風景,與全院觀眾屏息回顧 Pina 的藝術生命,實在畢生難忘。

from wikipedia
"True Grit" by Ethan Coen, Joel Coen [2010, 111min]

無話可說,只是作為開幕電影實在是一大謎團。


"Gianni e le donne (The salt of life)"  by Gianni Di Gregorio [ 2011, 90min]

意大利老翁退休後,過著每日放狗、服侍老母、老婆和女兒的生活。一天,他發現樓下阿伯原來有情婦後,開始想走入花叢... ... 當男人活到一個年紀,再也無法吸引身邊女人的眼球,落得被她們呼來喚去的下場,會是何等的難堪?其實這也套用到女人身上,在香港的話,有心人更可以把年齡下調至 35 歲..... 本片是眾多嚴肅題材之外的調劑小品,相信五十五歲打後的男人會看得更過癮。

自編自導自演的 Gianni Di Gregorio 真人表現謙虛,頗受觀眾歡迎,我第一次見歐洲導演會不停感謝觀眾,甚至彎身躹躬,別忘了他是年屆 60 以上的老翁啊。


"Taxi Driver" by Martin Scorsese [1976, 114min] 

35年前的經典電影,今年在柏林影展作 4K Digital Restoration 的世界首映。第一次看此片是三年前在家中看VCD,所以究竟今次修復版有幾靚真的無法比較;龜裂紋自然全無,同行友人嫌夜景對比不足,我看那頹敗紐約街卻頗投入。電影的結局,餘音裊裊;35 年後的今天,只有更虛無,人們依然沒有 do something,不怕上社交網站揭露身世,只怕跟別人活得不一樣。

鄰座觀眾懷疑是《的士司機》或 Robert De Niro 的超級影迷,Travis 說一句他便重複說一句,更模仿片中人的不屑笑聲,也是另一經典。另,De Niro 將擔任本年康城影展評審團主席。

Monday, February 21, 2011

life goes on and on... what if it doesn't?

It's a new week and I did plan to have a new beginning, before I received two bad news in the morning.

The 1st one is actually not THAT bad: I got an email from boss saying that they have a drop in orders and they cannot provide working hours for me at the moment, adding that we should keep contact by telephone in the coming two weeks to see how thing goes. That's everything he wrote, two sentences in German. It's not a lay off, not an apology, he's not even making it straight that I shouldn't go to work tomorrow. I am not sure that if this is their way of handling things or it is just something very understandable for educated person.

I am not very upset by it, after all it is not the best job in town but it makes me realise over and over again that being the bottom part of the structure sucks wherever you are. They reduce your working hours by half or completely whenever they want, but still keeping your 15-hours-a-week contract so that they can have stable manpower (again) whenever they want. Knowing the fact that one can actually work 15 hours in a single day in Hong Kong is nothing more than feeling funny or irony.

Anyway with crisis, opportunities might come as well, I am looking for new projects and organization to commit to.


The 2nd news is indeed really bad. Someone I know in person has a cancer relapse.

In face of death or prolonged torture and pain, he writes:

There are so many beautiful things on earth, let me have one more day to live it.

Let's not forget what make us human and the pretty things that make our life livable. Take care.

Sunday, February 20, 2011

柏林影展 2011 電影短評 (競賽篇)

觀影後寫了些感受,難免揭露劇情,非常主觀,請勿抄襲。

 

"A Torinoi Lo (The Turin Horse)" by Béla Tarr [2011, 146min] 

根據 wikipedia,這是大師最後作品 (看前不知道),感到有點可惜。劇情由一段畫外音帶起,講述 1889 年的尼采目睹馬匹被主人虐待後一撅不振,而電影則描述馬兒、主人及其女兒的故事。說是「故事」,其實是以第一天、第二天的方式敘述,重複描寫兩父女的日常生活,穿衣、吃飯、打水、喝酒、燒柴、餵馬...... 日復如是。屋外刮起無日無之的大風,老人嘗試過離開小屋外出,可是馬兒不肯走動,後來更絕水絕食。影片以油燈無法被點燃作結,正好是第六日。

大師今次的作品依然晦澀,整部電影如一條無根草,不知從何而來,往哪兒去。「六日」的意象顯然與宗教有關,水井乾涸、油燈熄滅又會否視味著上帝不再眷顧?而電影中出現過的客人,不止一次給予屋內的人離開的理由,重獲自由,可是被他們拒絕了;當客人說了一大堆話後 (全片最長的對白,其實是關於尼采的上帝之死及超越善惡論),老人只說「不要再說了,那是廢話」,引來觀眾的笑聲,這不正正是導演的用意嗎?對於這些道理,大眾只是不求甚解,笑別人瘋癲,其實只是自己看不穿。另外有一天有幾個吉卜賽人乘著馬車來,卻被老人趕走了,只留下一本像聖經但又不像聖經的書。

凌厲的影像,自成一派的黑白攝影和長鏡傳統依然保留,Béla Tarr 的影迷或看過他作品的人絕對不會失望,解讀電影也是一大樂事。[後﹕執筆之時,電影仍未獲評審團獎,現加賀﹗]

"THE FUTURE" press kit

"The Future" by Miranda July [2011, 91min]

中年未婚情侶領養一隻病貓,取貓前三十日,為了做個負責任的貓主,他們決定重新審視自己的人生。與  A Torinoi Lo 同日觀影,但覺得這一部更難明。自編自導自演的 miranda 顯然懂得如何討好觀眾,古怪的點子,精心設計的「笑位」,深入尋常民居的故事,她本身也作出了演出上的突破 (其實只是露屁股),依然玩變聲,一切都是一貫的 miranda july 式小情小趣;電影依然很 indie,但我卻覺得她太自覺是 indie 界的明星,太自覺自己是搞藝術的人;整部電影除了是她個人的自言自語外,我看不出她對於網絡與人際關係有什麼新的理解,最起碼我不明白片中那對中年情侶究竟有什麼 crisis。It's not THAT bad, but I don't fall in love with it.

http://www.bavaria-film-international.de/htmls/bfi/index.php

"V Subbotu (Innocent Saturday)" by Alexander Mindadze [2011, 99min]

一部關於核電廠災難的電影,本身也成了一場災難。上佳的題材,講人性,講科技,講感情,講恐懼,講世事無常,太多的角度可以切入,導演卻選擇了唔知講乜。1986年烏克蘭切爾諾貝爾核電廠某反應核爆炸,政府隱瞞消息,嚴重拖延疏散群眾,造成人道和生態災難,百萬人受災。電影以事件作題材,主人翁乃首批目擊者之一,但有口不能言,想帶女友離城又趕不上火車,一臉沮喪的他,竟然選擇了陪女友買鞋、去 Party 和夾 band,時隊酒時毆鬥,目無表情當交戲,結局爛尾,睇到觀眾 O 哂嘴,完場換來噓聲。



"El Premio (The Prize)" by Paula Markovitch [2011, 115min]

故事講述 1976 年阿根廷軍政獨裁下,小女孩 cecilia 和母親到了海邊隱居,後來她去小學上課,要隱瞞自己的身世,後來偶然在軍政府舉辦的作文比賽裡,寫了對軍隊的不滿,面對被揭發的危機... ... 。極權下的壓抑、兒童演員、詩意長鏡頭,都是歐洲觀眾喜歡的元素,牌面其實很不錯,小演員也著實演得真情流露;由頭悶到尾不是問題,關鍵在最後一個鏡頭完全暴露,一看到結局,我馬上發現,這是一個女導演拍的電影,而女導演的優點是情感細膩,缺點是有時太天真太婆媽。不過知道這是導演的親身經歷後,不得不加分,在這 115分鐘背後,她可是花了整整一輩子去追尋一個完美結局。

柏林影展 2011 總結

柏林影展 2011 在一場毫無驚喜和娛樂性的頒獎禮中結束 (P.S. 純粹描述),金熊獎最佳電影及男女演員均由伊朗電影 "Nader And Simin, A Separation" 奪得,在過去兩週裡,此片在所有德國主流大報及歐美電影雜誌均獲最高評價,可算是眾望所歸;評審團大獎銀熊獎則由 Bela Tarr 的 "The Turin Horse" 獲得,大師上台領獎時拒絕發致謝詞,一貫我行我素的風格。相信頒獎禮後的記者會更有趣,我會重溫錄影片段。由於時間上未能配合,我沒有看過金熊得獎片,不過經此一役之後,自然少不了在柏林的電影院亮相。其實今年 16 部競賽片大都口碑麻麻,水準參差,日後影片正式上映時,別要因打著競賽旗號而一窩峰跑去看啊。

沒太留意香港傳媒如何報導是次影展,不過在華語片幾近缺席影展全部單元的情況下,報導也應不會多;資料顯示,香港記者只有 8 人,如果有來自香港關於影展的報導,請轉發給我。在搜尋器上只看到華語片無緣入圍,或只關注韓國競賽片的報導,可能與由韓國紅星主演有關吧;其實港人並不陌生的韓國導演朴贊郁 (復仇三部曲) 也在是次影展得獎,他與弟弟合導,全片用 iphone 拍攝的 33 分鐘短片得到短片金熊獎。

隨著影展閉幕,我的觀映之旅也告結束,今天 (20號) 是影展的 Kinotag,所有影片票價下調至 6 歐,可是我們的員工證也在昨天到期,無法再免費入場了。日復日趕場真的花了很多交通及等候時間,很要命,現在可以靜下來寫寫觀察、感受和短評,也是一件樂事。其實在過去幾天已寫了一點,但總是覺得不夠好所以沒有發佈。

個人小統計 ---
日數﹕9 日
場數﹕19 場
最高單日觀影﹕4 場
最高單日跑場﹕3 場地
已到放映場地﹕10 個
最長電影﹕146 分鐘 (Turin Horse)
最短電影﹕59 分鐘 (Barzakh)
中途離場﹕1 場 (Chang-Pi-Hae/Ashamed)

作了一點技術回顧 ---

(1) 購票
持有員工證基本是不用購票的,不過可以 3 歐優惠價,購買最多 5場、每場 2 張戲票,而且不受日期限制 (一般觀眾只可於放映前三日訂票),除了「筍」之外我找不到更好的形容詞。官方網頁只會顯示網上訂票的狀況,即是售罄也只是網上票已賣光,反映不到整體的銷票情況,而且官方沒有說明網上/非網上票的比例,所以要推算自己能否買到票是很困難的,是一大缺點。聽過個別觀眾及網上留言者謂,在售票處往往要排隊一小時,每場購票數目最多 2 張,加上三日前預售的制度,親身購票成了一件苦不堪言的事。網上購票者,每張票要付 1,5 歐手續費 (所以最高票價可高達 15,5 歐),再親身到櫃台取票,也只是方便了經濟能力較好的人。

(2) 入場
持有特別證包括員工證的觀眾,基本上是沒有特權的,要先讓持票觀眾入場後,才按入座情況進場 (有些則是混合在一起),所以持證者要確保入場機會,必須早早到場排隊,我最多便排過一小時,最少也要 30 分鐘前到場。每場座位均會預留部分予 "Accreditator",我到過的場次中每次都有很多持證者排隊,所以不會出現大量空位無人坐。在香港電影節,很多時我在購票時已可粗略預料入座率,但在柏林是行不通的,多冷門的題材也有捧場客;不過有人入場又不代表片子是好的,因為觀眾是誠實的,影片放映至 30 分鐘至一半時間便會有人離席,留到最後才現真章呢。

(3) 字幕
除了個別英語電影會有德語字幕外,大部分電影都以英文字幕為主,但在競賽片環節則出現了時有英字幕、時有德字幕的情況,例如今天 (Kinotag) 放映的競賽片,一律都是德語字幕,相信是為了柏林觀眾而設的。有些觀眾沒留意不是所有字幕都是英語,落得開場五分鐘後離席的下場 (見下一點)。

(4) 討論環節
導演 Q&A 環節方面,由於大部分電影放映之間都有一小時緩衝時間,製片人和觀眾通常都有足夠時間盡情問答。除了製片人本身會說母語外,主持人會以英語進行討論。昨天晚上看了一部由法國導演執導的紀錄片 "Territoire perdu" 是例外,聲軌是阿拉伯語,字幕是德語,導演自然以法語作答,主持人以德語主持,傳譯員則作德法語翻譯,不幸再次印證了法國人不肯用英語的 cliché;在座有很多說法語的人,其實我很懷疑他們明不明白片中的人在說什麼。

為什麼是翻成德語而非英語,是個很復雜的問題,簡單說就是面對不肯用國際語言的法國人,德國人是不會讓步的;歐盟法定語言是英、德、法,官方文件需要翻譯成三種語言,花去很多公帑,德方曾建議統一使用英語,但法方堅持保留英語及法語,所以最後沒有改動,照樣在翻譯方面大灑金錢。

(5) 場地
柏林影展的放映場地有 20 個,單單是總部 Potsdamer Platz 5 附近便有兩大主流戲院、電影博物館放映室和大劇院,專門放映競賽、全景及論壇單元電影。至於遠離中心的影院,都鄰近地下鐵站附近 (5 分鐘內到達),沒有地鐵站連接的放映場地如 Haus der Kulturen der Welt,會有接駁巴士。而且電影放映之間緩衝時間足夠,整體來說,趕場是不太困難的。

有心力者,其實可以查每個場地的座位數目而推測入場機會的 (持票者另計),有些大劇院擁過千座位,由於角度問題,有一兩成是不予售票的,但我試過去其中一個特大場 Friedrichstadtpalast 被拒,這亦是唯一一次無法入場。話說我們一班持證人士 (後來有持正式票者加入) 被拒諸門外後,非常不滿,有人開始跟職員理論,部分人更說我們應該像突尼西亞革命群眾衝門,然後有些人真的突圍成功,令院方要鎖上大門,後來有警員到場,雖然沒有跟我們交涉,但有點誇張。擾攘了一會後,劇場經理兩度出來「解圍」,說全院滿座 (理論上是沒可能的) 最後我們無奈散去... ...

(6) 觀眾
在柏林影展的影院看戲,是一種享受來的。電話鈴聲、聊天聲絕少聽到,唯一是我看 "PINA" 時,當全院觀眾都為銀幕上舞蹈痴迷時,我身旁那位女士忽然開了一包花生,格格聲地吃,最後我忍不住叫她停止,她亦有合作。放映完畢後拍手掌是指定動作,觀眾喜歡的話會吹口哨,高呼 Bravo (我經歷過最佳反應也是 "PINA");不喜歡的話,也會拍掌感謝導演用心,有人亦會發出噓聲 booooooos (在 "Innocent Saturday" 和 "Turin Horse" 出現過) 以示不滿。而導演出席討論環節時,觀眾會按喜愛程度而留低,不過大致上這個環節都不會太冷清。有一場關於伊朗女導演的紀錄片 "Kabul Dream Factory" 放映完畢後,只有零聲觀眾離座,我是其中一個,感覺是全院幾百雙眼睛看著我離開,好不尷尬 (當時我已經缺水七小時,全身發熱,不得不走)。

(7) 交際
有業內人跟我說過,柏林影展的選片不是最好的,但做生意是一流的。軟硬配套完整,聚焦了行內頂尖人物;在各個放映場內,不難看見衣冠楚楚的人,一碰面便來個擁抱或輕吻,繼而交頭接耳,握手交換卡片。派對公開的私人的也自然有很多,不過我不是派對動物,沒什麼好說啦。可能是物以類聚,遇上的都是不愛派對的人,邀請我去的人,最終沒有出現;在派對認識的人,早早收工離場;未去的人,跟我說不想去。有一晚我去了一個半夜才開始的 Party,逾百人擠在那小小的空間,幾杯過後我在零下兩度的馬路上,醉酒踏單車回家 ... ...

(8) 場刊
跑了兩星期電影院,最麻煩是揭場刊度時間。場刊內的時間表以單元分類,每單元內再按日期和場地分類,聽起來好像很有系統,但使用時便很麻煩,因為你無法一看便知道特定日期內所有場地會在什麼時間放什麼電影,要前後揭好幾次才知道有沒有在重疊時間內選了同一部電影。另外,場刊內關於字幕的符號也有點誤導,橢圓形內一個 E 字表示是 English Subtitle,但這符號其實是國際汽車登記號內 España 的意思。

---
想不到已寫了超過 1500 字,卻還未開始談電影。

Wednesday, February 16, 2011

給我一點時間

最近的生活總離不開影展,每天都在趕場,要不便是先去工作,再去趕場。這短短的一星期也竟然發生了許多事,友甲離開柏林去南半球島國半年,友乙掙扎多時終於決定辭職不幹,要來柏林找我,友丙也決定了去歐洲旅行一月,不約而同的問我意見;友丁告訴我她年多來的心事,我驀地想起另一件事,責怪自己沒有花更多時間在朋友身上;新一班德文課也開始了,很多舊同學都沒有繼續,換來是陌生的面孔,與陌生的氣氛;另外媽媽終於學懂發電話短訊,收到那一刻差點彈起,實在太高興了,值得記念。

自從我洗心革面關掉 facebook wall 之後,使用時間果然劇減,每日只有 10 分鐘左右,看看 mailbox,快速瀏覽 news feed,寫一兩個留言便功成身退。當然要蒲影展也是主因之一,好幾個晚上都是零時之後才回到家中,寫網誌也沒有時間。當我站遠一點去看自己或朋友玩 facebook 這行為,開始覺得,被網絡世界支配自己,不值得。朋友告訴我她因為別人的 wall 上面的留言而質疑自己與另一些人的關係,因此而不開心,我感到既心痛又無奈。Facebook 上的留言或 status,只需不到五秒的時間,根本不值得為此而費神。絕大部分人都想別人羨慕自己的人生,即使自己活得不怎麼樣。

不過,我們已無法回到過去了,唯有培養一種面對新社交網絡的情商吧。

Tuesday, February 15, 2011

so far so good

I love cinemas. And what's happening is just too good to be true. Being able to watch world premiere films is awfully awesome --- no prejudice, no over-marketing, it's almost purely yours. Except the competition films, all directors from other sessions came and talked about their films; seeing these people working so hard is SO motivating to me.

Berlinale has gone halfway and there are still so many treasures awaiting to be explored. Gonna have a tough time scheduling my timetable this week as things have to get back on track again, but it's just 5 more days, let's see how it goes.

What I've been seeing so far--
14 Feb HERE (2010)* panorama
14 Feb PINA (2011) out of competition
13 Feb Vampire (2011)* panorama
13 Feb Gianni e le donne (The salt of life) (2011)* berlinale special
12 Feb Traumfabrik Kabul (Kabul Dream Factory) (2011)* forum
12 Feb Swans (2011)* forum
12 Feb El Premio (The Prize) (2011) competition
11 Feb Unjust, The (Boo dang geo rae) (2010)* panorama
11 Feb Qualunquemente (2011)* panorama
11 Feb Barzakh (2011)* panorama
11 Feb True Grit (2010) out of competition
* with Q & A session after screening

Even better things are yet to come, a ticket for the 4K digital remastered version of TAXI DRIVER, which will be shown in a theater with a gigantic screen. Completely sold out.

Thursday, February 10, 2011

空椅子

2011 年度的柏林影展,也有一張空椅子。

原本打算到地毯現場追星,不過得悉 Matt Damon 不會隨 "TRUE GRIT" 團隊來柏林後,打消了這個念頭,改為在家中看現場直播。除了文大師和高安兄弟外,大部星都認不出,對歐洲影壇的知識還有待學習。又發現全世界的娛記都是麻甩的,如慫恿情侶檔攬腰嘴對嘴,大叫大嚷,嘈過街市賣菜。看 live streaming schedule 發現 Miranda July 下星期會行紅地毯,希望到時有機會見她真人呢。

開幕禮主持人是 Anke Engelke,一名頗受德國人歡迎的 comedian,她過往亦曾為影展任司儀,聽說有一年因為要生育的關係沒有站在影展台上,換人後把觀眾悶慌了。節目由樂隊表演揭開序幕,之後便是一連串的人物介紹、致謝和發言。

伊朗導演 Jafar Panahi 被邀請作今年評審後不久,陷入政治獄,被判監六年及被禁止拍電影二十年,大會為他準備了一張貼上名字的白色椅子。國際評審團主席 Isabella Rossellini 在開幕禮上讀出一封 Panahi 寫的信,謂政權可禁止他思考和寫作,但不能阻止他有夢想 (dreaming),他冀望人與人之間會變得更包容和尊重,而這夢與想終有一天會成為現實。當聽到他說希望在他重獲自由身之時,可以在沒有地域、種族和意識形態界限的世界裡遊走,實在很為他感到難過,也感到很慚愧。我們這些自由的人,除了站立鼓掌一分鐘外,可以做些什麼令世界變得更美好呢?

Jafar Panahi 的信 (Berlinale 官方圖片)

Tuesday, February 08, 2011

柏林影展義工簡介會

正式成為影展義工了。

今天去了簡介會,到達集合場後,先領取一疊文件和工作證。義工組召集人 K 先生真人是個約四十歲、肚皮有少許鼓脹的男人,看來是個很開朗的人,與之前通電話時的印象很配合。知道我的名字後,他雀躍地強調我的姓氏的發音 --- 他幾次在電話裡已經是這樣,似乎他覺得發音很好笑;之前他說我是第一個來自香港的義工,不知是否屬實,但有點意想不到。

登記的人來得七七八八,我們進入放映室開簡介會。K 先生由自己如何加入影展團隊說起,他本身在劇場工作,當年第一個參與影展的工作跟我一樣是包裝,後來一步步有更多參與,直至今天擔起義工組大旗。然後,他介紹了影展的每個放映環節,以及義工注意事項。如無理解錯,義工團隊大約有 140 人,他提到因為簽證的緣故,有不少來自東歐國家的熱心人士、著名電影學院的學生無法擔任義工。K 先生勉勵義工們盡忠職守之餘也好好享受影展,因為她也是屬於我們的;整個簡介會詳盡得來簡潔,是很好的開始,也是很好的示範。

當影展的義工,是有酬勞的,不過是 K 先生口中的 "Kaffeegeld" 或 "Kuchengeld",只足夠用來買杯咖啡或吃件餅;工作時間大概是每日五小時,有輪班制,情況按部門而定。當然,最重要的是可以憑證看電影,還可以以員工價購買指定數目的戲票,以及進入 European Film Market (EFM),是我從來沒有想過的。柏林影展 EFM 與美國及康城電影市場鼎足三分,除了有製作人尋找投資者 (如電影拍到一半無資金繼續拍) 和電影買賣,也是業內人士交流電影發展的重要平台。詳情我當然是一無所知,但這次機會實在太難得,怎樣也要逛他一逛!!

P.S. 雖然是一份短期義工合約,但連個人資料共簽回六頁紙,比我原本的工作還要「認真」。
P.P.S 簡介會上 K 先生全程以德語主講,另有一人為不諳德語者翻譯成英語。

不嫌悶的話,可看看最新的場地佈置 ---

Berlinale Palast 

酒店職員貼上影展熊貼紙...

Monday, February 07, 2011

柏林影展 2011 前奏 3

今天是影展戲票發售日,當然要去現場湊湊熱鬧﹗


Potsdamer Strasse 附近路段的廣告板由之前不同色彩的 BBBBB 大會海報,換上參展電影的海報和贊助商廣告,出現頻率最高的自然是開幕電影 "True Grit" ,除了是高安兄弟最新作品外,更有我最愛的 Matt Damon 主演,一定捧場﹗ Miranda July 繼六年前驚艷之作 "Me and You and Everyone We Know",終於有自編自導自演新戲 "The Future",不用問也在我的觀影清單內。

Wim Wenders - "PINA" / Miranda July - "The Future"
售票處設於總部附近一個大型商場,推門進入大堂便見到紅地毯,上面站滿了購票的戲迷。全場設了兩個售現票的窗口,兩邊都排滿人,窗口上方有電視顯示售票情況。大堂另一端有買 online ticket 的窗口,不過比較冷清,為什麼網上售票也要設櫃台呢?另外還有大會紀念品的銷售櫃位,我逗留了一兩分鐘,已看到不少人買 T-shirt 和頸巾,相信和服裝贊助商是 HUGO BOSS 也有很大關係呢 (最低消費 19,90歐)。

購票人龍 
在商場擺攤位,自然也識趣地呼籲遊人購物 
正式完全版影展目錄也終於出爐了,除了策展人的話、影片介紹、贊助商廣告外,也收錄了較早前已推出的時間表等實用資料,全書約 150頁。比香港做得好的地方是,除了大小合理 (比 A4 size 短少許) 和有彩圖外,介紹行文有連貫性,讀來有睇雜誌的感覺,沒有港版像一本清淡 Catalogue。不過據我所知年年設計也是差不多的,只是今年新加入了讀者問卷調查,被抽中的讀者可以贏取 2012 影展的首映戲票、頒獎禮入場券或紀念品,真是一個放長線的市場策劃。



封面設計則是慘不忍睹,電話咖啡記事簿原子筆加上本來的B 就是一個封面,驟眼看還以為是紀念品目錄!!!!! 在柏林找不到更好的設計師嗎?

另外,今天以單車代步,駛至 Siegessaeule (勝利紀念柱),發現也有影展的大型宣傳 ---

除了紅旗飄揚外,圍板上有著名電影的圖片、柏林是電影創意之都等字句

公益.人道廣告

最近下班回程時看到一個廣告板,讓我駐足觀看了好一會 ---


流浪漢模樣的人伏在垃圾箱旁,左方有一句﹕
Warum hinsehen, wenn man auch wegsehen kann? (為何注視,當你可視而不見?)

我想一想,又係喎,為何我要停步仔細看這廣告?在網上找到這個德國紅十字會最新 Campiagn,除了平面照片外,亦有一條 60秒廣告 ---


影片有幾個場面,問的都是同一個問題﹕為何我們要去關心某些不堪的人和事?

最後還有一句總結語﹕

Warum weither machen, wo keine Hoffnung ist? (為何繼續行動,即使沒有希望?)

其餘三款平面廣告的標語分別是﹕
Warum jemandem zuhören, der immer dasselbe erzählt? (為何聆聽,當一個人總是重複同一段故事?)
Warum hingehen, wo andere weglaufen? (為何前往,當他人都逃離這地方?)
Warum sich betroffen fühlen, wenn es einen selbst nicht betrifft? (為何關心,當這些事與你無關?)

宣傳活動的主題是 "Aus Liebe zum Menschen" (出自對人類的愛),也是以上這些問題的答案。
更多資訊及圖片見於 

---

另一則廣告,也有異曲同工之效,連標語也有點類近 ---
勇氣是,去一個其他人都逃離的地方。勇氣是,以文字抗衡武器。
勇氣是,抗爭。即使對手比你強大得多。 


MISEREOR 成立已超過 50 年,有德國教會背景,以滅貧、改善貧窮地區人民生活為主。圖中那黑白紅三色加上簡單的畫圖,氣氛掌握得不錯。

---
再來是兩則捐血廣告

"Schenke Leben, spende Blut." 捐血贈新生

今次的概念是捐血救人一命,你捐出的血,可使受助者重獲新生,不論老幼,是給他們最好的禮物。想起來我這輩子從未捐過血,只記得有次身體檢查時,可能是血壓太低或血管太幼 (?﹗),抽血時左右手換了三次才抽到一點點,於是也打消了捐血的念頭。或者經過這些年後,我要再試一試。

其餘宣傳活動的資料可以在 http://kampagne.drk-blutspende.de 找到。

Sunday, February 06, 2011

our (parallel) world

Facebook is crazy. Or people are just crazy about facebook. If you don't mention something there, that something don't exist. I gained some traffic of my blog via facebook, but at the same time I am fed up with the fact that so many people only rely on clicking through profiles to learn about their world: something to laugh at, people to criticize, things that awaiting to inspire us. Not to mention the worst thing: get to know a person.

Obviously I took part as well, but it's time for a change.

By the way, nice stuff ---

http://lachschon.de

Saturday, February 05, 2011

二手百貨

想置裝又沒有太多預算,朋友介紹我去 HUMANA。HUMANA Second-Hand-Kleidung GmbH 是德國最大的連鎖二手衣物機構,在幾個大城市設了分店,柏林店舖則最多。HUMANA 在各區設置了衣物回收箱,經整理後會,除了在德國境內發售,亦會運送到其他歐洲或非洲國家。衣物回收為環保,製造衣物會污染水源和土地 (尤其是原來的農地),以及消耗大量能源;除了延續一件衫的生命外,機構希望透過回收及整理舊衣物創造職位,而出售衣物的收益會用於貧窮地區發展學校及其他教育計劃。

Friedrichshain 分店 
這天我去了柏林最大、位於 Friedrichshain 的分店,樓高四層,官方網頁說有衣物三萬件。


衣物是以種類及顏色分類,基本上什麼都有,不過不少都是阿叔阿婆款,而且足碼太大,根本穿不下。有一層賣傢俱,有些梳化組合都很不錯! 最頂層是 50 至 80 年代懷舊系列,是全棟樓最多年輕人的一層﹗逛完之後到鬧市,才發現不少潮人都是穿這些款式的衣服 ... ...

呢件, 做被單都嫌太娘
價格方面,其實都不是那麼便宜;買衣服我不太在行,機構定價應該是參考原價的,例如一些 H&M 頹Tee 或簡單款式的上衣,原價本來都已經賣得貴 (在製造過程中,H&M 也是無良企業),二手價還不及原價的一半,尋寶的話要花點時間。我認為最實用的是嬰兒/小孩衣物部,BB 衫又貴又換得快,買二手衫實在太化算了。不過本著衣服循環的原則,也值得支持。

關於店舖的地址及聯絡資料可到 HUMANA Second-Hand

要捐贈衣物可以怎樣做?投進機構的衣物回收箱便可 ---

Friday, February 04, 2011

惡魔鄰居

今天,我們和鄰居開火了。

事緣昨天我代樓上那家人接收了兩個 DHL 包裏 (註﹕收件人不在家時,派遞員便會請鄰居代收,然後在信箱放下一張卡指明鄰人已取件) ,是普通不過的事,今次是我在一星期內第二次幫同一家人收。這天,他們派了三個女兒 --- 即那三個平時吵到不行、在家裡跑步、跳躍、打球、尖叫、嚎哭的四至七歲小孩,每次在家裡活動都把我的房門震得鴉鴉作響,我們稱她們為惡魔 (devils) --- 來取件。

樓上兩份, 樓下一份

好了,我們把郵件遞給小孩,室友很有禮貌的跟她們說,如果你們安靜一點的話,便可拿到第二件 ...... 此時惡魔的父親 (下稱惡父) 怒氣沖沖的走下來,在梯間開始跟我們理論。

我們表示想孩子安靜,並無留下郵件之意,而且他們平時真的很過份;惡父則發炮謂小孩子有權利吵鬧,他們這些行為是全部被容許的,如果我們不滿的話可以向屋主和警察投訴。並謂他也不想我們代收他的郵件。全程配以手指揮來揮去。

看見這種父親,突然滿腔疑慮都解除了,難怪小孩這麼吵,難怪她們這個年齡還每天哭鬧好幾次。難怪這兩夫妻入夜後仍在以樓下可聽到的聲浪聊天,和吵架。如果你不懂得尊重人,你孩子的品格也高不到那裡。

惡父如此言之鑿鑿,因為德國的法律是保障家庭、保障小孩為主,在法庭上很多這種控告鄰居小孩過吵的個案都是敗訴而回。

不過我相信,德國的法律也希望保障每個人都有平等的權利,包括在休息時間有安靜的時刻。

現在唯一可以做的,是寫信予業主 (「業主」是一個租屋機構),指出 (1) 惡魔鄰居屢勸不改,而且變本加厲,出言恐嚇;(2) 我們有理由相信,上一手租客亦有同樣經驗,有機會作出過投訴,更可能以同樣理由遷出;(3) 業主是知情不報,欺騙租客。

目標是業主與惡魔交涉,或減租最少一成半至兩成。憑什麼?業主跟我們簽約時,游說以自動轉帳方式交租,但被我們斷言拒絕;有一句話叫「過了海是神仙」,業主不是你三叔或四姑,無須講感情,超出了水電煤的範圍,別期望業主會做好心。策略是,如果他們不減租,我們自動減。

自動減租的可能後果是,收律師信。業主的勝算,很難說。如果要上法庭的話,相信我有更多題材可寫了。拭目以待吧。

Thursday, February 03, 2011

周而復始,萬象更新

一年之中,似乎只有這一天能說這句話。周而復始,萬象更新。

年初一沒特別怎樣過,只是有點想念父母。早上如常去上班,不知怎地覺得今天的氣氛特別好,同事們都有講有笑,連我也搭了幾句;最近工作量回復至正常,大家都很安慰。處理 Catalogue 時我想起以前的同事,那些一起趕製印刷品、寄大量信件的日子;又發現原來做什麼事都是一種經歷,日子久了會煉成一門技藝,能夠為同事示範如何以快十倍時間完成一個簡單的工序,有滿足感。

原以為只有 XX 強積金才會祝我免年快樂 (還祝我生日快樂呢!),工作後返家看見室友為我準備了 ---


之後還有利是!! 實在太強了!



晚上邀請了室友的同事一起打邊爐,為春節添添暖意。來自亞美利亞 (Armenia) 的教授個子很小,穿了色彩沉實的衣服,談話有點慢,不常笑;跟他聊天,有一種「歷史感」。國家的災劫,單一生命的無能為力,每每在他眉目間折射出來。



第一次見面,他送了我一隻來自當地的手造羊擺設。我倆似乎不會再相見,但我會永遠記得這個人。

Wednesday, February 02, 2011

柏林影展 2011 前奏 2

柏林影展官方目錄正式出版了!

網上版可以到 Berlinale Programme ,非常方便的搜尋工具,登入 My Berlinale 更可以選片設定觀影時間表。暫時需要改善的,應該是票價的顯示方式,因為票價分別按單元、放映場地、長度、片種 (主要是 3D)、觀眾身份而定,大會沒有製作列表,反而是一條一條的寫出來,要計數也要反覆看好幾次。不過我留意到放映場地太多,有 21 個!! 製作一個一明了然的表格也不容易。票價方面,最低消費是 8 歐;在影展最後一天即 2月20日則是 Kinotag (類似香港的星期二優惠),一律 6 歐。


一共 46 頁的Hard copy 亦推出了,用雜誌紙印刷,暫時可於大會辦公室領取,不知道會不會擺放於戲院或其他公眾地方?不過此版本跟網上 .pdf 是一模一樣的,即是 (1) 只有德文版 (2) 只有按單元排列的片目 (3) 沒有電影簡介。除了如 (2) 所述的目錄外,當然還有票價、地圖及紀念品目錄,不過要認真選片的話還是要在網上進行,要了解各個單元的特色及設立目的,也可以在官方網頁找到。

整本目錄就是如斯模樣,相都唔多張......

特別單元 "Berlinale Go Kiez" 的宣傳也開始了,我家附近的 Passage 戲院也在名單之列,現已貼上宣傳海報 ---


最後的好消息是,已收到大會義工部的通知,我將會是義工成員之一! 屆時可以憑義工證看電影!! 現在的難題就是要開始選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