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20, 2011

柏林影展 2011 總結

柏林影展 2011 在一場毫無驚喜和娛樂性的頒獎禮中結束 (P.S. 純粹描述),金熊獎最佳電影及男女演員均由伊朗電影 "Nader And Simin, A Separation" 奪得,在過去兩週裡,此片在所有德國主流大報及歐美電影雜誌均獲最高評價,可算是眾望所歸;評審團大獎銀熊獎則由 Bela Tarr 的 "The Turin Horse" 獲得,大師上台領獎時拒絕發致謝詞,一貫我行我素的風格。相信頒獎禮後的記者會更有趣,我會重溫錄影片段。由於時間上未能配合,我沒有看過金熊得獎片,不過經此一役之後,自然少不了在柏林的電影院亮相。其實今年 16 部競賽片大都口碑麻麻,水準參差,日後影片正式上映時,別要因打著競賽旗號而一窩峰跑去看啊。

沒太留意香港傳媒如何報導是次影展,不過在華語片幾近缺席影展全部單元的情況下,報導也應不會多;資料顯示,香港記者只有 8 人,如果有來自香港關於影展的報導,請轉發給我。在搜尋器上只看到華語片無緣入圍,或只關注韓國競賽片的報導,可能與由韓國紅星主演有關吧;其實港人並不陌生的韓國導演朴贊郁 (復仇三部曲) 也在是次影展得獎,他與弟弟合導,全片用 iphone 拍攝的 33 分鐘短片得到短片金熊獎。

隨著影展閉幕,我的觀映之旅也告結束,今天 (20號) 是影展的 Kinotag,所有影片票價下調至 6 歐,可是我們的員工證也在昨天到期,無法再免費入場了。日復日趕場真的花了很多交通及等候時間,很要命,現在可以靜下來寫寫觀察、感受和短評,也是一件樂事。其實在過去幾天已寫了一點,但總是覺得不夠好所以沒有發佈。

個人小統計 ---
日數﹕9 日
場數﹕19 場
最高單日觀影﹕4 場
最高單日跑場﹕3 場地
已到放映場地﹕10 個
最長電影﹕146 分鐘 (Turin Horse)
最短電影﹕59 分鐘 (Barzakh)
中途離場﹕1 場 (Chang-Pi-Hae/Ashamed)

作了一點技術回顧 ---

(1) 購票
持有員工證基本是不用購票的,不過可以 3 歐優惠價,購買最多 5場、每場 2 張戲票,而且不受日期限制 (一般觀眾只可於放映前三日訂票),除了「筍」之外我找不到更好的形容詞。官方網頁只會顯示網上訂票的狀況,即是售罄也只是網上票已賣光,反映不到整體的銷票情況,而且官方沒有說明網上/非網上票的比例,所以要推算自己能否買到票是很困難的,是一大缺點。聽過個別觀眾及網上留言者謂,在售票處往往要排隊一小時,每場購票數目最多 2 張,加上三日前預售的制度,親身購票成了一件苦不堪言的事。網上購票者,每張票要付 1,5 歐手續費 (所以最高票價可高達 15,5 歐),再親身到櫃台取票,也只是方便了經濟能力較好的人。

(2) 入場
持有特別證包括員工證的觀眾,基本上是沒有特權的,要先讓持票觀眾入場後,才按入座情況進場 (有些則是混合在一起),所以持證者要確保入場機會,必須早早到場排隊,我最多便排過一小時,最少也要 30 分鐘前到場。每場座位均會預留部分予 "Accreditator",我到過的場次中每次都有很多持證者排隊,所以不會出現大量空位無人坐。在香港電影節,很多時我在購票時已可粗略預料入座率,但在柏林是行不通的,多冷門的題材也有捧場客;不過有人入場又不代表片子是好的,因為觀眾是誠實的,影片放映至 30 分鐘至一半時間便會有人離席,留到最後才現真章呢。

(3) 字幕
除了個別英語電影會有德語字幕外,大部分電影都以英文字幕為主,但在競賽片環節則出現了時有英字幕、時有德字幕的情況,例如今天 (Kinotag) 放映的競賽片,一律都是德語字幕,相信是為了柏林觀眾而設的。有些觀眾沒留意不是所有字幕都是英語,落得開場五分鐘後離席的下場 (見下一點)。

(4) 討論環節
導演 Q&A 環節方面,由於大部分電影放映之間都有一小時緩衝時間,製片人和觀眾通常都有足夠時間盡情問答。除了製片人本身會說母語外,主持人會以英語進行討論。昨天晚上看了一部由法國導演執導的紀錄片 "Territoire perdu" 是例外,聲軌是阿拉伯語,字幕是德語,導演自然以法語作答,主持人以德語主持,傳譯員則作德法語翻譯,不幸再次印證了法國人不肯用英語的 cliché;在座有很多說法語的人,其實我很懷疑他們明不明白片中的人在說什麼。

為什麼是翻成德語而非英語,是個很復雜的問題,簡單說就是面對不肯用國際語言的法國人,德國人是不會讓步的;歐盟法定語言是英、德、法,官方文件需要翻譯成三種語言,花去很多公帑,德方曾建議統一使用英語,但法方堅持保留英語及法語,所以最後沒有改動,照樣在翻譯方面大灑金錢。

(5) 場地
柏林影展的放映場地有 20 個,單單是總部 Potsdamer Platz 5 附近便有兩大主流戲院、電影博物館放映室和大劇院,專門放映競賽、全景及論壇單元電影。至於遠離中心的影院,都鄰近地下鐵站附近 (5 分鐘內到達),沒有地鐵站連接的放映場地如 Haus der Kulturen der Welt,會有接駁巴士。而且電影放映之間緩衝時間足夠,整體來說,趕場是不太困難的。

有心力者,其實可以查每個場地的座位數目而推測入場機會的 (持票者另計),有些大劇院擁過千座位,由於角度問題,有一兩成是不予售票的,但我試過去其中一個特大場 Friedrichstadtpalast 被拒,這亦是唯一一次無法入場。話說我們一班持證人士 (後來有持正式票者加入) 被拒諸門外後,非常不滿,有人開始跟職員理論,部分人更說我們應該像突尼西亞革命群眾衝門,然後有些人真的突圍成功,令院方要鎖上大門,後來有警員到場,雖然沒有跟我們交涉,但有點誇張。擾攘了一會後,劇場經理兩度出來「解圍」,說全院滿座 (理論上是沒可能的) 最後我們無奈散去... ...

(6) 觀眾
在柏林影展的影院看戲,是一種享受來的。電話鈴聲、聊天聲絕少聽到,唯一是我看 "PINA" 時,當全院觀眾都為銀幕上舞蹈痴迷時,我身旁那位女士忽然開了一包花生,格格聲地吃,最後我忍不住叫她停止,她亦有合作。放映完畢後拍手掌是指定動作,觀眾喜歡的話會吹口哨,高呼 Bravo (我經歷過最佳反應也是 "PINA");不喜歡的話,也會拍掌感謝導演用心,有人亦會發出噓聲 booooooos (在 "Innocent Saturday" 和 "Turin Horse" 出現過) 以示不滿。而導演出席討論環節時,觀眾會按喜愛程度而留低,不過大致上這個環節都不會太冷清。有一場關於伊朗女導演的紀錄片 "Kabul Dream Factory" 放映完畢後,只有零聲觀眾離座,我是其中一個,感覺是全院幾百雙眼睛看著我離開,好不尷尬 (當時我已經缺水七小時,全身發熱,不得不走)。

(7) 交際
有業內人跟我說過,柏林影展的選片不是最好的,但做生意是一流的。軟硬配套完整,聚焦了行內頂尖人物;在各個放映場內,不難看見衣冠楚楚的人,一碰面便來個擁抱或輕吻,繼而交頭接耳,握手交換卡片。派對公開的私人的也自然有很多,不過我不是派對動物,沒什麼好說啦。可能是物以類聚,遇上的都是不愛派對的人,邀請我去的人,最終沒有出現;在派對認識的人,早早收工離場;未去的人,跟我說不想去。有一晚我去了一個半夜才開始的 Party,逾百人擠在那小小的空間,幾杯過後我在零下兩度的馬路上,醉酒踏單車回家 ... ...

(8) 場刊
跑了兩星期電影院,最麻煩是揭場刊度時間。場刊內的時間表以單元分類,每單元內再按日期和場地分類,聽起來好像很有系統,但使用時便很麻煩,因為你無法一看便知道特定日期內所有場地會在什麼時間放什麼電影,要前後揭好幾次才知道有沒有在重疊時間內選了同一部電影。另外,場刊內關於字幕的符號也有點誤導,橢圓形內一個 E 字表示是 English Subtitle,但這符號其實是國際汽車登記號內 España 的意思。

---
想不到已寫了超過 1500 字,卻還未開始談電影。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