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6, 2011

遇見 Béla Tarr

這個二月的觀影歷程實在太多驚喜。

日前得悉匈牙利電影導演 Béla Tarr  (即今屆銀熊獎得主 《都靈老馬》"The Turin Horse" 導演) 會在昨日特別放映場現身,於是帶了我的珍藏影碟,打算去影院守候;抵達時電影仍未散場,導演在放映室外無聊踱步,機不可失,遂戰戰兢兢的請他簽名。尷尬的是,《殘缺的和聲》一碟仍是未開封,導演提醒我之後,便去了一個較好的位置開始簽名;他很熟練的把封面紙從膠套中取出,然後在上面簽名。當我從香港到柏林時,與電影有關的物品就只帶了這兩隻影碟,做夢也沒想過會見到導演真人,有些事情真的是 meant to be?﹗

夢一般的簽名

當我表明來自香港,他回應說新戲也會在香港放映 (港譯《都靈老馬》),最後說了一聲多謝。在他冷傲的公開形象背後,面對影迷算是和藹可親呢。電影放映完畢後,導演接受在場觀眾的發問,主要圍繞故事,對於觀眾的問題,他大部分都是簡短回答。主持人問他這部電影的 radical 在什麼地方,導演答電影本身已很 radical,因為不能再拍下去,而他也重申不會再拍電影 (但大家都知道電影導演係有舖癮的,Béla 今年只有 56 歲,且看他會否回歸)。另有觀眾問,上帝花六天創造大地之後,在第七天事就成了,那影片/導演的第七天又是什麼?Béla 只說是 "nothing"。本片的攝影師 Fred Kelemen 也在場,接受了觀眾熱烈的掌聲;他與 Béla 之前已有合作,《倫敦來客》也由他擔任攝影。

左起﹕攝影師 Kelemen、翻譯、Béla、主持人
最近才知道 Béla Tarr 在柏林的電影學院教書,昨日的放映也有幾十個他的學生捧場,不知道他封導演筒之後,會不會繼續在這城春風化雨呢?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