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01, 2011

工作二三事

也許是情人節的緣故,工頭今天貼上最新的更表 (Dienstplan),我的工時又回復正常了,雖然整體來說仍然很少,但聊勝於無。

我工作的地方,雖然我常形容是包裝工場,但實際上是一間物流公司,為固定客人處理貨物之餘也會接臨時/季節性訂單,例如銷售目錄 (Catalogue)、傳單等。今天完成了第一部分包裝後,便去了處理幾箱衣料的樣本,數不清有幾多款,只是把樣本由 A 到 Z排列,還不計字母 A 內的排例,三個人共花了一個多小時。此時驚覺製造業/工業真的可以帶來很多工作,看看眼前成千上萬塊布料上面都貼有一條編號就是了,還未計生產、包裝、入箱、送貨等工序呢。

工場裡的收音機每天都會播同一條頻道,初時沒有特別留意,以為某幾首歌特別流行,怎麼一個早上會聽到四五次,十二月份不停播 "last christmas"、"all i want for christmas is you" 已是心裡有數,但其他歌如 "Keri Hilson - I like", "Israel Kamakawiwoʻole - over the rainbow" 等,播個不停,我還以為是台歌。後來發現只是這條頻道太壞品味,也逐漸習慣重複又重複的旋律,彷彿是工序機械式節奏之間的插曲。

---
自從來了德國,對本地的勞工法例也有留意,簡單來說,只要月薪超過 400歐元,僱主及僱員都要繳稅,大約是二成左右;以 400歐元的 minijob 為例,如果你在已有一 minijob 的情況下再應徵第二份 minijob,僱主大有可能不會聘請你,因為計算 income tax 後他要付出多過 400 元聘請你,他會寧願請另一個失業的人。有了月薪 400元,算不算可以維持日常生活開支呢?不算,所以政府處理這些失業再就業的人時,會另外補貼大約 200 元,或代交房租等。

為了解決失業問題,外國人 (即是非歐盟成員吧) 來很難來德國工作的 --- 說的不是工作假期或打黑工等,而是一個正常的、正式的職位。僱主需要證明其公司非聘請這個特定的外國人不可,例如他擁有很特別的技能,如餐館裡的廚師;遞交申請後,政府會要求僱主嘗試請本地人,至少是有合法工作資格的人,到最後證明真的請不到人之後,這個工作簽證才有可能被批。所以有沒有簽證事小,當中牽涉的手續和時間才是最磨人的。

如果想搵錢的話,除了做一份正式的全職工作,相信便只有做黑工了。黑工的定義,就是未經登記、沒有繳稅的職位,沒有合約、糧單,也別奢想離職後有一份曾就職證明,有工傷的話就自己負責了。如果一間公司或單一僱主聘請黑工,可以推斷他在經營時也會在其他項目逃稅,否則收入與支出會明顯不平衡;我不知道德國打擊黑工至什麼程度,只知道他們會在 Integrationskurs 時會教學生做好公民別犯事。

當黑工多少也是冒險,只不過很多人都有你唔講我唔講無人知的心態。我在上一個岡位便見識了老闆如何全方位逃稅和走法律隙,現在想起仍是不禁搖頭,同胞們總是花太多時間計算,千方百計地做一個不老實的人,只會很功利地量度事情,最糟糕是還要引以為豪。很多人響往某些歐洲國家的福利,但不去接受一個事實,有福利即是先要有付出,如果每個人都逃稅的話,老無所依也是指日可待的事,也別期待政府花更多資源養育自己的孩子。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