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04, 2011

惡魔鄰居

今天,我們和鄰居開火了。

事緣昨天我代樓上那家人接收了兩個 DHL 包裏 (註﹕收件人不在家時,派遞員便會請鄰居代收,然後在信箱放下一張卡指明鄰人已取件) ,是普通不過的事,今次是我在一星期內第二次幫同一家人收。這天,他們派了三個女兒 --- 即那三個平時吵到不行、在家裡跑步、跳躍、打球、尖叫、嚎哭的四至七歲小孩,每次在家裡活動都把我的房門震得鴉鴉作響,我們稱她們為惡魔 (devils) --- 來取件。

樓上兩份, 樓下一份

好了,我們把郵件遞給小孩,室友很有禮貌的跟她們說,如果你們安靜一點的話,便可拿到第二件 ...... 此時惡魔的父親 (下稱惡父) 怒氣沖沖的走下來,在梯間開始跟我們理論。

我們表示想孩子安靜,並無留下郵件之意,而且他們平時真的很過份;惡父則發炮謂小孩子有權利吵鬧,他們這些行為是全部被容許的,如果我們不滿的話可以向屋主和警察投訴。並謂他也不想我們代收他的郵件。全程配以手指揮來揮去。

看見這種父親,突然滿腔疑慮都解除了,難怪小孩這麼吵,難怪她們這個年齡還每天哭鬧好幾次。難怪這兩夫妻入夜後仍在以樓下可聽到的聲浪聊天,和吵架。如果你不懂得尊重人,你孩子的品格也高不到那裡。

惡父如此言之鑿鑿,因為德國的法律是保障家庭、保障小孩為主,在法庭上很多這種控告鄰居小孩過吵的個案都是敗訴而回。

不過我相信,德國的法律也希望保障每個人都有平等的權利,包括在休息時間有安靜的時刻。

現在唯一可以做的,是寫信予業主 (「業主」是一個租屋機構),指出 (1) 惡魔鄰居屢勸不改,而且變本加厲,出言恐嚇;(2) 我們有理由相信,上一手租客亦有同樣經驗,有機會作出過投訴,更可能以同樣理由遷出;(3) 業主是知情不報,欺騙租客。

目標是業主與惡魔交涉,或減租最少一成半至兩成。憑什麼?業主跟我們簽約時,游說以自動轉帳方式交租,但被我們斷言拒絕;有一句話叫「過了海是神仙」,業主不是你三叔或四姑,無須講感情,超出了水電煤的範圍,別期望業主會做好心。策略是,如果他們不減租,我們自動減。

自動減租的可能後果是,收律師信。業主的勝算,很難說。如果要上法庭的話,相信我有更多題材可寫了。拭目以待吧。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