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28, 2011

這幾天心情都很納悶,比平日更加不想說話。

思緒很亂,讀過的新聞、評論、網誌、電影、社交網站上的討論,眾多的觀點,好像每一樣都能牽動我的情緒,但隨後又被我質疑。好像對每一件事都有意見,但其實都是 quatsch, quatsch, quatsch。

偏偏在這時候能集中精神溫習和做功課,是多個月來的第一次。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