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01, 2011

讀報。世界中心

上週六明報刊登了莊曉陽的「只有旅行社角度的國際新聞」,挺有意思的。的而且確,每次海外地區有天災人禍,傳媒旅即訪問旅行社總經理,查問善後工作,變相免費宣傳;訪問政府官員,就例必問有沒有包機;要追蹤港人下落的話,沒有跟團去旅行的人又如何?自助背包客呢?拿工作簽證的人呢?志願工作者呢?落地生根的人呢?通通缺席,但他們不是比團友更了解局勢,更值得訪問嗎?

地區出事,首要關注本國人民在不在場,不是我城獨有,可是諷刺聲音也同樣的多,我卻不清楚香港業界有沒有處理這問題。如果說報導有香港人受影響會令港人讀者更投入,這種策略長久下去,不更鞏固了如果無港人在場就無須關注這種壞道理嗎?

---
北韓是另一個世界中心。

昨日讀報,才知道有所謂 balloon propaganda 這一招。南韓官方或民間團體長年以來向北方飄送繫上反金氏政權傳單和物資的汽球,最近加碼放入各中東獨裁政權變天的消息,希望喚醒被洗腦的北韓民眾推翻金氏。

「洗腦」是一項很有趣的事情,早前看了一條短片 North Korea's cinema of dreams (25分),講述當地的年輕電影學生,向他們成為偉大藝人的理想進發。開口閉口都是為了親愛的領導服務,為了回饋親愛的領導的愛,為了令親愛的領導暢快愉悅;不禁想,有一天他們發現自己被騙了一輩子的話,會有什麼反應?又或者,他們有沒有能力去理解「被騙」這回事?不過想一想,這也應該是洗腦程式會處理的問題吧,看看強國人民,不是壁壘分明、敵我誓不兩立的嗎?做壞事的人是騙子,說真話的人也是騙子,把騙子找出來的也被當成是騙子,受苦的最終也是人民。

New York Times: N. Korea Threatens South on Balloon Propaganda 
Daily Mail: Protesters mark Kim Jong Il's birthday by sending propaganda balloons into North Korea  (有圖)

---
又有欠債警員自殺,沒太大反應;但讀某報的社評後,有點火。

文中除了以寥寥數句指警方應改善員工負債情況,大都似是為事件降溫,如強調部分人是為了幫助親友致債台高築,以及指出理財不警是眾人皆可發生之事;問題來了,如果負債是如此尋常的事,報紙大可不必大花筆墨在此等報導上,倒不如把資源放在消費、理財或貧窮專題好了。文章另花篇幅指警隊已有行動,啟動多項措施,而且有成效,但問題未解,所以要加碼進行,如向警員家人推擴理財教育,又可與志願機構合作 ... ... 究竟提筆者如何看待公共資源?報社裡的員工入職有沒有九千?工作五年薪酬後夠不夠一萬三?如果記者自殺,社評會不會寫二千字鼓勵報社加強教育?警員是一種怎樣的職業?市民要不要養他們三代?

任何問題的解決方法都與「加強教育」扯上關係,但這個團體的運作方式是不是強調員工夠不夠 educated 呢?負債問題是否上課看 powerpoint 便可解決?他們內部灌輸哪一種文化外人當然不知道,但最基本也要講權利越大責任越大吧,警察站在市民面對,不是也講這些嗎?不不不,為何每天在報章上,看到他們都在看門口?

這些文章的寫作方式和觀點真的與中學生的通識功課很像,難怪小時候老師總著我們多讀報 --- 可是那時的報紙文筆好像還好一點 ... ... 慢住,這十多年來,報業的最高層究竟有沒有換過血 ... ...

---
另外看了一則關於 Google 盡失用戶電郵的報導,是這樣寫的﹕

Google代表在本港時間昨晨3時許在論壇回應,表示正調查事件,1小時後表示問題只影響「少於0.29%」用戶。有網站按Google宣稱有1.93億用戶數目推算,指有50萬用戶受影響。兩小時後,Google將受影響用戶百分比更正為「0.08%」,即多達15萬用戶受影響。


讀了兩三遍,才確定是先有 50 萬,才有多達 15 萬,雖然 50 萬明顯比 15 萬多得多。我理解到 50 萬是估計數字,15萬是實際數字,而受影響程度也不是單憑影響人數可推斷,但這一個「多達」,要不完全不用,要不便放進第一個顯示數字裡。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