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14, 2011

路如何走下去

像有強迫症般,不斷更新地震尤其是核電廠的消息,想到工程人員在爭分奪秒間與絕望搏鬥,真是肅然起敬。

聯絡上幾個在日本的朋友,都平安。然後想起從前那一班日本同學,大部分都沒再聯絡,不知道他們幾年來過得怎樣,更不知道他們在災禍中如何自處。我從未去過日本,對日本地理很不熟悉,看著那些衛星前後比較的圖片,很難過。多少的生命,無盡的心血,就隨滔滔黑浪而去。身處九州的女友,幽幽的說了一句,她無法想像那些毀於一旦的地區如何能重建起來。

看報導說日前雲南也受災,加上依然嚴峻的利比亞政局 (反對派節節敗退、記者被槍殺),再次突顯我們身處的世界是如此不平靜、不安寧,安坐電腦前,語塞又乏力。我城政治與民生的糾結,看來是如此微不足道。看報導說有人恐慌性搶購日本海產和奶粉,有團友投訴被迫出發去旅行,網民都在流傳關於日本人良好抗災情操的文章,有些人則嘲諷大中華地區如要抗災定會一塌糊塗。聽說,沒歷盡生離死別的人的不會從日常輪迴中醒過來,檢視生命,重新定位,只能繼續當西西弗斯,有些人愉悅,有些人痛苦,有些人麻木。

另,普及科學知識真的很重要,尤其是關民生有關的設施和政策,不是智能電話有沒有格價apps 那種。香港鄰近也有一座大亞灣有核電廠,也曾發生核洩漏,但關於用核能安不安全、道不道德的討論依然極少。在長洲建焚化爐,政府和居民各有什麼科學的理據?今時今日的焚化爐技術發展到什麼地步,能否說清楚以釋慮?填海和挖土的程度有沒有商榷的地方?如能借這幾件事教育市民關心能源問題和環境科學,繼而改變生活和消費習慣,就更是功德無量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