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27, 2011

關於反核示威



柏林十萬人參加反核示威,我沒有去,因為身不在柏林。如果在柏林的話,我會去的,以一個紀錄者的身份。島國核事故越鬧越大,而且有很多不為人知的隱憂,但如果因此而一刀切反對核電、「馬上放棄」等,是 too easy,too naive,以及 too crazy。我不敢說這是偽善,我希望是一種內在的覺醒 (但可惜這不是,只是怕死的人的呼叫),如果可以帶來更多正面的影響,那我天天上街也不枉。

世界真的是很不公平的,使用其他媒介發電,一樣造成很多人傷亡和痛苦;德國總理當日宣佈暫時關閉七座發電站,不足兩小時,某政黨成員說,我們需增建媒發電廠。他,以及類似的人,要不是瘋了,就是欠常識。德國最近幾個州份都有選舉,對核電的取向又自然成為政治籌碼,也是另一種不幸。

德國關了七座核電站,那電從哪裡來?向法國買核電。自 Chernobyl後,意大利沒發展核電,也向法國買核電;奧地利在事件發生後,馬上停止發展剛剛建好的核電站,向匈牙利買核電,他們的發電站還是在蘇聯時代建的,比自己建的危險多了。但又怎樣?做什麼都可以,不在我的後園做就可以。要污染,就污染其他人的國度好了;要死,請他們身先士卒好了。

媒發電又如何?受影響的永遠不是最富裕的國家,而是那些受全球暖化影響的窮國。貧窮、饑餓、氣候變化,富國做什麼?定期捐贈人道物資好了。

想維持一貫生活模式,又想用乾淨、穩定而有效率的電源,做夢就可以。

---
另,「顯示秋天已經與春天握手」 這講法真的很 cute。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