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07, 2011

走進單身男人的家 2

我笑了。你就那麼關心我的靈魂嗎?

當然。那不單只是靈魂,還有更多的東西。

聊了許多舊事,特別是那些年輕而任性的女生。上次聽你說了,還有跟樓上的男的聯絡吧?有啊,怎樣了?你怎會跟這樣糟的人聯絡?對,他的確不是一個好人,可是我不會跟他計較,而且在這些事情上我傾向和諧處理。和諧處理?你是開玩笑吧,你不能這樣子。你有什麼意見了?你們有過爭女友的不快回憶吧?怎可能,他那副德性都不會有女生喜歡的。

你知道嗎,他現在有女友,我們見過面。也是亞洲人吧。對,亞洲人。他這種人在德國是不會找到女朋友的。你是說像我這種亞洲女生都是次選嗎?不,沒這個意思,至少你不一樣。你當時也勸告過我呢,我還記得你叫我小心一點,後來我問為什麼,你說金髮的男生都很會騙亞洲女生... 那只是你剛好不是金髮吧,難道你不會騙女生嗎?這不關我的事,總之你比我更了解他的為人吧。

那後來的人又怎樣,也都是亞洲來的女孩子嗎?嗯,也差不多都是,間中有一兩個美國女生。你能說這是巧合嗎?可能是吧。有遇到有趣的人嗎?一般而已,你知道吧,我總是搞不清楚她們在做什麼,我在垃圾箱看到那些包裝紙,有 Dolce & Gabbana,也有... 什麼 Secret 的。Victoria's Secret,奢侈內衣品牌。是吧,還附有價錢牌,幾百塊歐元的,你說,她們住這麼便宜的房子,來了花父母的錢買這些東西,我實在不明白。我也不明白,但你說的比我見過的誇張得多了,我最多只看過成箱的方便麵之類的日用品。不論怎樣,就是沒什麼好來往的,平日有打招呼,可是沒什麼共同的話題。

沒話題,也可能因為你變得老了;每年來的學生都那麼年輕,你卻越來越老。嗯,的確是。那時候我也是,他們比我年輕一年兩年三年的,至少我自以為成熟一點,跟他們就是合不來。其實有那麼一個女生,台灣來的,外表和性格都比其他人成熟一點;我們本來就很少聊天,可是有一晚她敲我的房門,說語文功課有點問題要問我。(笑 ...) 後來怎樣呢,老師?後來就是,她沒什麼譜的問了些文法問題,但那不是真正的問題,她根本就懂的;過了好一會,她跟我說,能不能親她一下。 

你親了她,那是當然的。

我親了她,然後我們睡到床上去了。

就這樣便睡了,這都是男生夢寐以求的事吧。

恐怕是女生夢寐以求的事吧。

怎樣說呢,就是女生做主動的話,事情便容易得多了?你是來者不拒的嗎?

不是啊,會主動找我的她,也挺特別的。Hey,你不要再笑了,是在取笑我嗎?

(笑... )有一點,原來我也曾深入虎穴呢。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