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29, 2011

ARTFAIR 憶往

沒去今年的 Art Fair 是當然的事,可是如今日明報 Art is not a fair 所言,去 Art Fair 似乎成了一種空氣、一種壓力和一種誘惑,在 fb 總看到或呼籲別人去、或已在場打卡的訊息。過兩百元的入場費我是花不起,也不打算花,託友人的福,我這輩子總算去過一次 (其實,有多少人是真的掏腰包付費的?)。

那一年去過幾多層、看過什麼展品,我已毫無印象 (少許印象還是有的,我花了十數分鐘翻了幾本香港高樓攝影的圖冊,可真是 magnificent!),主要原因可能是因為我沒有拍照 ... ... 好了好了,是拍了一張,見下圖。去 ARTFAIR 看到的,反而是幾千幾萬人同場看展品的流動風景,以及有理無理大影特影的滑稽景象。由一個展商走到另一個,每每走幾步便要停一停、等一等;由一幅畫走到另一幅畫,走兩步便要繞道,不為禮貌,為的是不想入鏡。

唯一一張照片


忽發奇想,如果把香港式展覽的關鍵詞設為「人流」和「攝影」 ,那麼 ARTFAIR 和書展、動漫展、美食展、婚慶博覽、甚至花展有什麼根本上的不同呢?如果潛台詞不約而同是「商機」的話,為什麼不去商場?商場之間便拚了命的辦展覽呢。不過,最大的不同可能是,在 ARTFAIR 很多 dealer 都是外國人,遇上高鼻子的機會也多一點吧。識時務者,說不定能搏得美酒一杯、卡片一疊,君不見官方網頁首頁的流動圖集有一半都是衣著光鮮之士舉杯暢飲、關懷大笑;或者,這是行為藝術吧。

其實,ARTFAIR 好不好看,不是很重要,反正我不是買家或賣家,如果有下一次機會,仍很樂意進場。只記得,那一天好不容易地離開會展後,走到灣仔大街,看到一列遊行隊伍,他們舉起「平反六四」和「追究屠城責任」的牌子。驀地發現,我們真的活在兩個平行的時空。

2 comments:

jo said...

I didn't go either...
Your last paragraph is so right!

isa said...

我還記得那一天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