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06, 2011

咁就五月

今晨六時多被樓上小孩吵聲,悶悶的去了趟洗手間,回頭再睡的時候無故的流了場鼻血,足足流了三十分鐘,染紅了四張紙手帕。好不容易的止了血,躺下,又造了個被人追殺的夢,跑了好些路,最後在一間玩具店選手槍的時候醒過來。不過,為什麼我常被追殺,而不是我追殺人呢?如果夢能造到最後,會不會發現,追殺我的人,是我自己?

早前外遊了好一陣子,剛回到柏林。甫進家門,把廚房的門打開,把房間的窗張開,看看植物有沒有枯死。沒枯掉,開花的開花,結果的結果,比我想像中長得更好。對了,樓下的大樹現在都成蔭了,離開時葉子長了不夠一公分,快得驚人。

四月中 / 五月初
可愛的小仙人掌也長大了
跟友人說我回來了,他說,咁就五月。四月好像過得特別快,但發生過的事我都記得很清楚。我的焦躁,不安;靜極思動,又毫無方向。覺得自己還不如一棵樹呢。

3 comments:

said...

我facebook那邊被block了,不能send message-_-

現在我blog也寫少很多,可能覺得自己之前寫工作那些都是胡思亂想呢,想這麼多也是多餘吧。多寫點生活的,寫意的,更好吧。

isa said...

想想也沒什麼不好。多 message 即係無問題啦, 約下朋友吧。

Anonymous said...

好可愛的植物, 充滿生命力!
R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