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26, 2011

山窮水盡走投無路之試鏡

標題已經講哂,諗諗下,其實我份人都幾天真,最後一步才想到出賣色相。怎樣都好啦,去了一家製作電視節目的公司試鏡,與賣不賣色相其實毫無關係。在一點也不繁忙的等候大堂,與登記處姐姐討論了一會姓名發音後,收到四頁紙角色扮演的故事大綱,隨後便是大約 15 分鐘的準備時間。角色大概是我失去工作、和伴侶分手,遇到事事比我順利的姐姐,有了一番對話。由於這只是故事大綱而不是一份有對白的劇本,所以也考驗即興創作 (improvisation) 的能力;即興創作於我當然沒關係,反正我都是一個寫故事的人,但要全程用德語則感覺有點不肯定,但也硬著頭皮上場了。

準備時間過後,跟隨面試官進入一間有錄影機和桌椅的小房間。面試官共有兩男一女,而面試者只有我跟一名年輕女生,聽說有十人登記了,不知道他們沒出席是否與附近發現炸彈有關,又或者,天氣太好,不值得花時間去演戲吧。面試官甲跟我們簡介試鏡程序,首先是自我介紹,然後是演戲部分。期間他示範了各種情緒演繹的要求,分別是無奈、憤怒和悲傷,又即席與我們對戲,當時我自覺反應不錯,可以跟他流利地吵架。

到正式開始,因為我是外國人,所以面試官著德國女生先做,好讓我參考一下。女生今年十九歲 (!!),很年輕,連 Abitur 也未開始,說是什麼要試試便來了;她的演戲部分,講即興對白算是很流利沒太多空白的停頓,要憤怒的時候也夠憤怒,但看得出她的確很「年輕」,沒太多經歷。輪到我了,其實我不算緊張,主而是不太習慣要保持 (友善的) 微笑,所以不曉得自己當時會不一副烚熟狗頭的樣子。自我介紹其實可以做得更好,因為年中用德語介紹幾十次,實在沒難度,反而這次因為想很有技巧地講得好,以致不太自然和暢順,真的是想太多了。

面試官沒有問我太多問題,很快便進入對戲環節,由對方扮演我的姐姐。對於演戲,也沒有特別的經驗,從前在校園也只是試過一兩次,做一些佈景路人甲 (例如扮示威者);雖然我很喜歡看電影,有時候也愛評演員的演技,但畢竟是兩碼子的事。在對戲的過程中,我發現自己頗在意自己能否控制大局,即是,我能否令對方墮入我所期望的節奏,這也可能是一種真實反映 --- 我的確是個這樣的人,要麼不作聲,要麼遊戲的規則由我訂立。在短短幾分鐘的表演,我的腦袋竟然在想這些東西。欠缺詞彙、慌張造句,自覺很尷尬,但我盡力去做了。故事某些細節其實我很有共鳴,如果腦袋放鬆一點,幾乎可以哭出來了。

對戲完畢後,拍了數張照片 (又被提醒要快樂地笑),面試也告一段落了。現在看來,其實我應該問面試官我的表現如何,真的很想知道,我表現了一個怎樣的形象,他們看出了一個怎樣的我。

不論機會何時來到,我還是要多笑一點吧。

風和日麗的日子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