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24, 2011

醉生夢死 - Sade Live in Germany 2011

「睇 show 係一件醉生夢死既事」朋友如是說。

二零一零年,離開國際樂壇已有十年的 Sade 宣佈復出,推出了《Soldier of Love》大碟,同年宣佈展開世界巡迴演唱。二零一一年五月,Sade 在德國七個大城市舉行演唱會。由於買不到柏林一站的票,我又去了一趟科隆。

科隆現場
甫到達演唱會場地 Lanxess Arena,發現全場觀眾的平均年齡約為 35 - 40 歲,不少人已是一頭白髮,畢竟 Sade 是個在二十多年前出道的「經典歌手」了。成世人未去過大 Show,不知道原來等歌手出場是如此痛苦。演唱會準備時在晚上八時揭幕,由牙買加樂隊 The Jolly Boys 暖場,一暖便是七首歌、三十一分鐘。樂隊退場後,十多個工作人員走出幕前清場,掃地鋪地毯,一鋪便是十五分鐘。隨後,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一等便是三十八分鐘,期間觀眾不斷發聲造勢,單獨到場的我只能對著鄰座女人苦笑。

等待中,九時後觀眾仍在入座
九時十八分,全場燈火熄滅,在紅光襯托下,樂隊隨隨升起,Sade 本人跟隨著《Soldier of Love》開場的節拍,一步一步踏樓梯走上台前,擺了一個發號命令的姿勢。這一幕我在網上看過,原來配合引頸以待的心情在現場看,是那麼的 phenomenal。Drum-set, keyboard, percussion, guitar, bass, vocals,一共八人的樂隊,結他手還會演奏色士風 (那幾段獨奏動聽得不得了﹗)。

今年 52 歲的 Sade,塗了鮮色的口紅,在鏡頭下很美,嗓子保養得很好,演唱現場有異常的感染力,絕對能把錄音唱片比下去;特別是她的慢歌如《Jezebel》和《In Another Time》,配合現場極簡約的佈置 (幾乎是沒有佈置),Sade 坐在椅上或台邊演唱,沒有多餘的肢體動作,聽完真的會發抖,不是有個字叫 breathtaking嗎?我想就是這個意思。她對每一首歌的樂器演奏、停頓非常熟悉,把樂隊的合作可說是天衣無縫。Sade 很喜歡把咪高峰握在手中當作手搖樂器,時而輕擺腰肢,時而提腿拂手,與伴唱歌手踏著獨創舞步,每一個動作都令觀眾看得如痴如醉。

Kiss of Love !! 
完場前 Cherish the Day 
佈置方面,主要是在白色布幕上投射影像,有時候布幕會把樂隊完全包圍,如果坐在場內正中央,可以看到樂隊在移動的公路或火海中演唱的效果;到最後一首歌《Cherish the Day》,布幕上顯示了些城市高樓,穿著紅裙子的 Sade 站在幕後的升降台上,看起來像是在摩天大樓頂端演唱。

Sade 其實是主音 Sade Adu 和樂隊的總稱,1984 年推出首張唱片《Diamond Life》,主打歌《Smooth Operator》技驚四座,是個很有代表性的音樂人。第一次接觸 Sade 的音樂時,她已經急流勇退,養尊處優,而我是一個香城小女生,默默神往騷靈歌手的逍遙國度。今次能看到她的現演唱,感覺像造了一場夢。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