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04, 2011

在晴朗的一天悼念

六四忌日,諸事不順。上午打算去划艇,轉車趕去月台時火車在鼻子前開走,等下一班。到達後無艇可租,下一回合已是五個小時後,遂改變計劃步行至 Filmpark Babelsberg,至收售處得知成人入場費 21 歐元,無錢,唯有打道回府,搭巴士轉火車,甫下巴士火車又在眼前駛走,乘下班火車至中途有 pendelverkehr 要換另一列車。好了,回到柏林市,打算坐巴士到市中心找點吃的,駛至中途又有機件問題,唯有下車在附近找吃的,但又貴到飛起,最後坐地下鐵回家去。

二十二週年,世界仍然很亂,要關注的事件太多,沒寄望傳媒會大肆報導。我沒有高論,也不點蠟燭,只是穿了一件白衣裳,提醒自己,拒絕遺忘。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