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05, 2011

漢娜電影現場

2011 年電影 HANNA,在香港上映期比德國還早,改了個戲名叫《殺神少女﹕漢娜》,其實什麼是「殺神」呢?God of Killing 的意思嗎?很難聽。我一向喜歡殺手/特工類型片,以女性為主角的電影比較少,可惜拍得好的就更少,今次 HANNA 亦不是例外。牽強的故事情節,又是以軍事機密來連戲,可惜那個年代根本沒可能有技術做到再造人,連帶的後果是演員無戲可演,毫無意義地打打殺殺。但作為一部(嘗試)風格化的動作電影,斬件來看仍是有看頭的,尤其有不少場口都在柏林拍攝。

HANNA 在實驗室大開殺戒後,在地下通道逃避敵方的追捕,配合由 The Chemical Brothers 主理的節拍強勁配樂,湊成一場眩目的追逐戲。「地下通道」其實是洪堡大學 (Humboldt-Universität) 位於 Berlin-Adlershof 校園裡的大型風管 (wind canal),不過在 2005 年有另一部由 Charlize Theron 主演的女特務電影 Æon Flux (註1) 已率先在該處取景﹕

Æon Flux (2005)
Adlershof 這區主要都是自然科學的教室、實驗室和研究所,自成一角,學生又戲稱之為 Adlershof-Universität。風管在平時是不對外開放,只有在電影拍攝、舉辦展覽或特別活動時才予公眾入內。

男角 Erik 坐巴士抵達柏林後,有一場一鏡直落的動作戲,取景地點是柏林西面的中央巴士站 ZOB (Zentraler Omnibusbahnhof) 以及地鐵站 Messe Nord/ICC。ZOB 是來往德國境內外巴士的上落客點,為了應付方便來自柏林東面的旅客,聽說在 Ostbahnhof 也有一個大的巴士站。而 Messe Nord/ICC 站本來是設計來應付 S-bahn 和 U-bahn 的客量,在 U-bahn 站下也已經建成了完整的月台,可惜在規劃上一直沒有安排地鐵行駛,所以現時該站只擔任一個地下隧道的角色。

Erik 在 ZOB 下車,環顧四周,並發現了追蹤他的殺手 
在電影中這裡有一班 punk 聚集,牆上亦有幾幅塗鴉 (與情節有少許關係),拍攝完畢後已被清理 
越過塗鴉後,Erik 乘左手邊的電梯往下走,現實中是左上右落的 
富 Retro 味的橙色圓柱和燈飾,Erik 在這裡以一敵四
女角 Hanna 方面,她坐上了一艘船到柏林。在到達柏林之前,船在 Magdeburg 的「水橋」上行駛,德語稱 Wasserstraßenkreuz Magdeburg,是在天然河道上建了一條大運河,長達 918 米,長度為同類建築中之首。下船後,鏡頭拍的不是碼頭,而是地鐵站出口連接的天橋,那裡有人兜售已蓋印的車票。按車站邊緣的破舊程度,我估計是U1 或 U8 沿線在 Kreuzberg 的某個站。

在電影 HANNA 裡,柏林的同義字是 "abandoned" (被遺棄,如同女角的身世),所以電影裡的柏林都是殘破、迷幻、黑暗、危機四伏又渺無人煙,這個意象在場景 Spreepark 裡被最大化。Spreepark 是一個鄰近市中心、荒廢近十年的遊樂場,我沒有去過,不過該處一直以來是荒廢遊樂場愛好者以及攝影發燒友的勝地,網上有很多相集,在此不贅。唯 Spreepark 在電影中佔戲極重,足足有三場戲,要死的人都死在這裡,看到有點膩。此外,男角 Erik 的終極決鬥一幕的場景,真的是破落得有點誇張。

註1﹕要比較的話,Æon Flux 這部片好得了,最少故事是完整的 (點子其實和 HANNA 很類近,可是時間設定在未來,比較聰明),不會為了顯得國際化而帶觀眾去旅行,特務的動作和槍械場面也比較利落,而且不會使用小孩子來打動觀眾 (我對 Saoirse Ronan 的演技沒有意見,但看著小女生在銀幕中不問來由地大開殺戒,實在不對胃口),最近很多電影都起用年輕演員演本來是大人的角色呢。Æon Flux 的柏林景也很多,比較「光鮮」、現代和富未來感。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Saoirse Ronan! 我剛看了她演的Atonement 呢.

yff

isa said...

對, 就係佢, 呢部戲既導演就係拍 Atonement 那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