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17, 2011

失語之際,再看 PINA

重溫《PINA》,去了一家小型獨立戲院 Casablanca。好久沒去過老戲院了,這裡只有一間放映室,84 個座位,入口座有小食部。戲院的放映歷史可追溯至 1903 年,但如今面貌是在 1994 重新裝修而來的。走進這家影院,尤其是放映室,兩邊牆身塗有摩洛哥街道的壁畫,昏黃的大廳燈,一種殘舊破落感撲面而來。那是一個星期六的下午,影院內靜幽幽的,只有一個職員在工作室弄菲林。他走出來售票時,我說,今天也比較靜啊,他答說,是,但我們會繼續放下去 (wir spielen noch)。這種規模的戲院不知道生存空間有多少,可是柏林確有不少獨立戲院,也有一個網站 kinokompendium 專門更新他們的消息,也為已結業的影院作了記錄。

Casablanca 
放映廳 
破掉的皮製椅套,還有牆邊那些燈,配合壁畫上的街路圖案而設
這次看的是 2D 版本,除了色澤不如 3D 版般鮮艷,也無水花四灑或輕紗飄飄的立體特效之外,一部好電影的風采,絲毫無減。雖然,有足夠財力的話,我絕對想多看幾遍 3D 版本。

電影開首畫面的背景是 Keines Shauspielhaus ,這一幕長達十多秒,以 "To Pina, From Us" 揭開序幕。這次留意到右下方的建築物牆上掛有兩張大海報,其中一張是《The Princess and the Warrior》( 由 Tom Tykwer 導演,在《PINA》最後的致謝名單有他的名字),這部電影在超過十年前上映,說不定這一幕也不是新拍的,有什麼用意呢?翻一翻資料,《Princess》一片在 Wuppertal 取景,Wim Wenders 的舊作《Alice in the Cities》也拍過這城市。

電影主要拍攝了 Le sacre du printemps、Cafe Müller、Kontakthof 以及 Vollmond 四部作品的演出片段,其餘便是不同舞者在市內獨舞。他們高矮肥瘦不一,所表演的章節風格各異,雖然已是第二次觀看,但這些舞章的意念確實別具一格,再看一次仍然感到很新鮮。導演在訪問中說,這部電影不是拍來解構 Pina 的舞蹈,這也得到編舞者本人和舞蹈員的共識;所以,這些肢體動作、面部表情在說一個怎樣的故事,展現怎樣的姿態,是公開讓看者思考和評論的。

三月的時候曾專程到 Wuppertal 看 Kontakthof,這次重看電影時,認得大部分當中出現過的舞者,又有另一番感受。印象比較深刻的是,有一位身型較小的女舞蹈員,她說自己從來都愛躲在不起眼的角落,後來有一次 Pina 跟她說,你為何害怕我?我什麼都沒有做過。她此後有沒有舞出精彩人生,我不知道,可是這句說除了烙在她心海中,也深深的打動了我,再聽到這句說話的時候,很想哭。這就是知遇之恩。好幾位舞蹈員都說,Pina 常用一雙深不可測的眼睛,凝視著他們,從他們加入舞團那一刻,看著他們成長和蛻變,把他們都看透。這種凝視固然也有令人不安的時候,可是那亦是這些年來,他們找尋自己內心的呼喚的支持。

電影內有一些舊片段,例如 Pina 跳 Cafe Müller 和排舞的影像,也有一些她的畫外音;除了耳熟能詳的「舞吧舞吧否則我們便迷失」和「我感興趣的不是人如何舞動,而是什麼令他們舞動」之外,她說過,在人生失語之際,可能就是我們開始跳舞之時。如是,舞蹈、音樂、文學、電影等藝術創作滿載了一代又一代迷失者的靈魂,在我失落之時,充滿我的心靈。

2 comments:

佡檒 said...

上兩月看畢後寫了丁點兒東西...
http://hffung.blogspot.com/2011/05/blog-post.html

isa said...

>>但通過電影鏡頭, 筆者從未如此清晰看到舞者的表情、力量

對, 這讓我感受也很深。他們的容顏是如此獨特而有個性。非常動人的大頭 SH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