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02, 2011

S-bahn 被襲及極端左翼份子燒電線事件

昨日乘坐 S-bahn S1 線 (總站 Oranienburg,前往 Sachsenhausen 集中營必經之路),在 Julius-Leber-Brücke 停站後,有了十數分鐘的延誤。期間司機曾透過廣播系統說話,可是無人能聽得懂。後來列車繼續行駛,至 Potsdamer Platz 時,司機說基於「列車玻璃故障」,呼籲所有乘客下車。走到車頭一看,故障的程度如下﹕


在車頭玻璃的正中央,有一個如手球般大小的裂痕,相信是有人從橋上拋下巨石才能做到這種效果,車站和橋的外觀見此圖。事件後來的發展如何,無從得知,聽說近幾星期柏林 S-bahn 發生了好幾次「小故障」和「小意外」,說是有組織地破壞生事也不無可能。

事實上,上週一 S-bahn 發生了一起規模頗大的縱火案。

話說上週一 (5月23日) 早上,大站 Ostkreuz 被人縱火,燒毀一個連接眾多網絡的電線交匯組,除了列車服務受阻外,連電訊公司的線路也被燒掉,所以週一早上基本上所有 S-bahn 停駛,區域列車 (RB) 和遠途火車 (Fernverkehr) 服務受阻,很多人無法準時上班,電訊及上網服務大塞車,由於 Ostkreuz 鄰近 Schönefeld 機場 (SXF),相信有不少旅客受到影響。服務在週二依然未回復正常。


政府一貫地以譴責事件及承諾徹查作回應,並且可能會將其列為恐怖襲擊活動。縱火者的立場又如何?

案發當日下午,自稱是縱火人士在左傾網站以 "Das Grollen des Eyjafjallajökull" 之名留言表態,他們的行動宣言經剪輯整理後簡略如下 (並不代表本人立場)﹕

今日,我們在德國首都東部一個交通樞紐進行了破壞,在無人受傷下,剪開防護欄在電線組上縱火。這個行動是一個警號,我們受夠了﹗移動性 (mobility) 是維繫一個正常體制的重要手段,但這種移動性與自由或移動自由無關,不是所有人也能得到移動的自由,至少一些戰亂國家的難民便因為這種移動性而失去逃難去歐洲國家的自由(註1)。福島事件揭示的,是核電技術已完蛋,而且要由不想支持核電公司賺取高利潤而犧牲的人來做了結;在停止使用核電上,已再無商量的餘地。

柏林不但是德國的戰略重地,也是個有領導地位的武器出口中心,而德國鐵路公司 (DB) 參與運送武器和核廢料,鞏固了這個制度和持續獲得高利潤;而那些專家和核能安全機構一直只在玩公關遊戲。我們要做一些基本的改變,對抗那些殘酷和滅絕人性的成常態 (見於日常工作、消費、獲益和低頭不語),一般的抗議行動顯然已經失效;對人民的操控和支配是人類歷史上最終極的擾亂,如果不干涉這些日常秩序和推倒統治階層,社會是不會和平的。

立刻和永久關閉全球的核電站﹗
破壞電力公司和武器廠,干擾武器及其運用路徑﹗
開放邊境予難民﹗

這並非什麼驚天動地的大宣言,極左份子在德國一向頗活躍,動作多多,燒車刑毀無日無之,這些抗爭方式其實得不到民眾支持 (支持的話就不成極端份子了吧?)。宣言有非常多議題在內,有很多需要嚴肅地處理的細節,不過正如他們所言,容忍是不會帶來改變的,他們要求也不是所謂溝通和對話;但他們說對了的事,是國際關係與一般民生之不可分割,這又理所當然地被一般人所忽略,被政府玩弄於掌中。花了些時間嘗試去理解抗爭者的立場,很想知道他們如何怎樣看這個國家、這個社會,又如何在這種令他們厭惡的常態中生存,到後來自己只有很強烈的虛無感。此外,德國民眾和政府 (至少在媒體報導上) 與其他國家比較下,對福島核災的反應特別強烈呢,也是我很感興趣的題目。

註1﹕即國家之間順利運送武器,這些武器最終用來對付平民/難民

2 comments:

浪子m: said...

你係不嬲留言比我的蝸?

isa said...

無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