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25, 2011

當侍應的日子

去年冬天的時候,我在那個很有名的華人網上論壇找到第一份工作。那是一家壽司店請幫工,打電話去問一下,第二天就去見工了。來自內地的僱主見我一個五官端正的女孩子,溝通上沒問題,見工便馬上變成了試工,一做便是三小時。那三個小時挺難忘的,我這輩子第一次做侍應,第一次端酒水的時候,手一直在抖。其實心裡也沒怎樣緊張或害怕,反正就是需要時間適應。老闆見我人挺聰明,手腳又快,就聘用我了。

壽司店的空間很小,只容得下最多三個人,工作也非常多,而我這幫工表面上是侍應,實際上也是廚房 (準備食材)、洗碗、清潔,到後期工作較上手之後,就是入貨、接電話、送外賣等,甚至連準備壽司也做過。那時候冬天冷,皮膚很乾燥,洗碗洗得多之餘,加上那些小意外,例如偶爾在切東西時切到皮膚,又或者油炸食物時整條手指放入滾油之中,最後十個指頭都破了,貼滿了膠布,客人看得也感不好意思。

三文魚
薪酬怎樣?每週四天,每天工作八小時,每小時五歐。薪水是低了一點,可是沒有選擇之下,還是要工作。後來發現星期六的工作量實在太多,做到半死,跟老闆反映,他答應了在週末多給我十塊錢。那時候我也開結去上德語課 (夜校),開始星期一至六晚晚夜歸的日子。工作的內容,可以用幾行字輕描淡寫,可是內裡的辛酸,也不是言語能形容得了。但是,正正因為辛苦,那時候學會了很多東西。隨了服侍客人和老闆之外,排優先次序、記菜單、落單、聽外賣電等等等等,每天都踏實地學習。由於在食店工作,我這段期間的廚藝也增長不少,除了製作壽司之外,刀法方面也比從前利落得多,說來,還真的要多謝老闆指導。

第一次做素反卷

老闆是一對夫婦,育有一個不到一歲的小孩,他們每天上班,沒有時間照顧小孩子,於是又另外請了一個年輕的留學生照顧他。那留學生在德國唸工程,個性溫婉,說話聲音很小,我問她為何不在德國發展,她只說自己出國五年從未回家,現在也是時候了回去了。她回國之後,老闆娘的母親就從中國來幫助照顧孩子,拿的應該是旅遊簽證。後來我知道,女的比男的年長最少五年,男的為人沒怎樣,就是有點孩子氣,又喜歡玩老虎機。他常在客人比較少、店比較冷清的時候,拿走幾個硬幣,藉詞溜出去玩。老闆娘對此一直很介意,也曾幾次在我面前流露她的怒憤和惆悵。

有一次,男的去買東西,買了許久仍未回來,又不接聽電話,老闆娘忍不住了,除下圍裙,跟我說有訂單盡量幫她做,然後她就出去找人去了。我就在這期間一個人撐著店子,一直在應付客人和做外賣壽司,過了也不知道多久。他們回來以後,當著客人的面吵架,男的勸女的不要在大庭廣眾跟他理論,女的只拋了一句不在這裡難道回家在媽媽面前吵嗎?然後就伏在桌上哭了。把這一切看在眼前,只能嘆一句,人離鄉賤,求學、交友、婚戀、工作、謀生活種種難題添在一起,單純過日子都是不容易。

這也是我第一次跟國內的人一起工作,文化差異當然有,有時我也不習慣或不認同他們的做法。那時真的感覺到,他們有些人就是有一種很功利的心態,很計較短期的利益,不太理會長遠的投資,說的當然是如何對待員工。不過這方面,我相信香港的僱主也不能清高到那麼去。自此之後,我深深體會到,餐飲或其他服務業雖然不是 soul-business,可是前線員工的感受通常直接與待客表現掛勾,他們的工作也不如表面般簡單,做好每一個細節也需要下苦功;現在聽到在港的售貨員或酒店員工躁底、黑面的故事,現在又更添一份同情心。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