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18, 2011

德語課。TestDaF 前夕

為期四周的預備班終於在上周完結了,明天便是全球同步的 TestDaF 考試日。這是我人生中第一個要付費應考的德語程度試。

TestDaF 考生通常要有 C1 程度,即是學習時數達 1000 UE (Unterrichtsentwicklung,香港歌德網譯作「教學單位」,每 45 分鐘為一 UE)。評分方面,有 TDN 3、TDN 4、TDN 5 和不予評分四個等級。達 TDN 3 者有 B2 程度,TDN 4 是介乎 B2 至 C1 之間,TDN 5 則為 C1 程度。在德國讀高等院校,通常要在讀、寫、聽、說四份考卷裡得到 TDN 4 或以上成績。由於 TestDaF 是逐份卷評分,是沒有拉 curve 或平均分這回事的,如果不幸得到 4443 這類的成績,便要重考了。不過,聽說院校裡的人知道這個制度可惡之處,所以如果真的考到 4443 ,對於報考高校影響也不算很嚴重。

考卷的結構,我是在參加預備班才知道的,想來,如果不上課單靠在家自修的話,真的不知道會準備成怎麼樣子。踏入第四周,老師察覺我們的寫作能力很弱,例如沒法處理解釋圖表一類的題目,又無法很有條理地運用特定句式來議論等,才發現我們在平時的德語課幾乎沒有學過寫作技巧。口語一環也是,道理是清楚的,條據也充足,可是換了一個語言便無法清晰地表達自己內心的想法,這挫敗感真的很強烈。學習任何語言都一樣,在課堂、(不同的)考試、大學課程、日常生活、工作等不同情景時所需用的詞彙和造句也不同;即使在某個考試達標了,也不代表在平日可以自如地使用德語,真是學無止境。

在課程的尾聲,同學們對整個課程和考試已經感到厭倦或不耐煩,大家都想快點把考試解決,了結這郁悶的德語課,享受夏日的陽光。不過,這只是另一個挑戰的開始,TestDaF 之上還有無窮無盡的程度課可考,又是另外幾千小時的漫長學習。

--
班上有一個來自中國的男生,他在第二周的課開始常常缺席。後來我問他為什麼不來上課,他說他前後考了六次 TestDaF,怕了這考試,也怕上課;可是不上課的話又無法好好預備,所以他還是報名上課,只是有時不想去,因為練習題他都做過幾遍了。旁觀者聽來可能覺得很荒謬,可是,真的面對那處境時,只能深深為他感到無奈。

剛認識他的時候,問過他國內高考 (註1)的情況,他說那是「千軍馬過獨木橋」,無法形容的慘烈,從小學一年級開始就為了這考試而準備,每日每夜的記誦,就為了那兩三天的考試。試後扔書、燒書顯然是一個必然的儀式,因為一旦考不上了,也極少人會重考。這樣看法,多考幾次 TestDaF 的痛苦程度,可能也比不上一次高考,這可是被很多人視為 All or Nothing 的人生轉捩點。至於為何要到德國唸書,他是唸設計的,在國內那所學校幾年唸下年,直至畢業了,課程大多是數學課,涉及設計的倒學不了多少,所以家裡便支持他出國讀書。

我沒認識很多國內的年輕人,可他不完全符合媒體報導或我們對那些新一代、八十後的單向想像,他謙虛而有禮,說話語調平和而不浮誇,言語之間流露一種平實的人生觀。後來才發現,他是一位基督徒。他說,最初接受這個宗教/信仰之前,他是以挑戰者的心態去看待的,去教會或參加崇拜,就為了與人辯論。直至後來,他發現這信仰與在他的教育裡被定義為宗教的事物不一樣,便開始嘗試去認識更多。我想,他從中也改變了不少吧?

註1﹕德國 ARD 電視台最近也報導了國內高考 China: Zwischen Drill und neuer Freiheit 

--
說回考試,雖然我沒怎樣恐懼 --- 純粹因為恐懼也沒有用,德語程度不是幾天之內可以提升的,不過還是希望可以一次搞定,聽到那些重考的故事,實在太可怕了。為考試而學習固然痛苦,考試費也是一大問題。TestDaF 費用為 175 歐元,報讀預備班的話,動輒也要300/400百歐,我為這個考試便花了接近 500 歐,可以想像重考三四五六次的人壓力之大,真的整個月都不用吃飯了。個多月前找課程的時候,發現有些語言學校真的食水很深,例如為期兩周的預備課程,未計教科書和報名費,已經索價 300 歐。這些林林種種的德語程度考試,為語言學校帶來極大的商機。

預備班四星期以來的筆記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