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31, 2011

香港印象 3

前陣子去了《開放音樂》,就是每月定期在香港藝術中心正門前那片空地舉行的露天音樂會,邀請風格不一的本地獨立音樂單位來獻藝,有爵士樂搖滾樂也有K 歌,連鋼琴獨奏也有 (我看過 JK 的演出)。今次演出的有四個單位,打頭陣的隊伍似乎走流行曲路線;接下來的是 DADA BABA,變奏搖滾激情,四位樂手兼主唱忘情演繹,狀態完全不像剛剛趕收工去夾 band,可惜主辦單位打圈 cut 歌,無奈早早收兵。

第三隊出場的是演奏 "love grooves" 曲風的 Ube 樂隊,其實我也是第一次認識 "love groove" 這詞,對音樂類型沒有仔細研究,就當成又 groovy 又 jazzy 又有點 soul 的曲風吧;樂隊有結他、keyboard、單簧管、鼓和敲擊樂五人,聯同有雄渾聲線的女主唱,載歌又載舞。這正是我所喜愛的音樂,看他們的表演也看得很投入,可是在座觀眾,除了坐前排兩行的頭部有輕微搖擺,偶爾拍手唱和外,其他大都面無表情的直視前方樂隊,不知情者還以為他們在看露天電影 (open-air cinema) ... ...  女歌手在演唱中途不斷跟觀眾說 "you can dance",可是真的站直身子擺動的,少之又少,令歌者只能自動波 natural high。

在每一曲完結之時,觀眾會熱烈地鼓掌,有些又報以歡迎聲表示讚賞,證明觀眾的確享受這表演,只是不想跳舞,或不敢舞動,又或不懂如何隨音樂擺動身體,可能純粹是文化差異;在歐洲的大小遊行示威、集會、嘉年華、免費或收費音樂會,只要有人群聚集的地方,就會有音樂,有音樂的地方,就會有人跳舞。唱罷最後一句歌詞,女主唱感謝觀眾並說了一句 "Thank you very much you guys are so great",聽在耳內,感覺尷尬。



---
不久前,我去了看方大同演唱會。這次的表演場地是會展,我的票屬於山頂位。找到自己的座位後,暗叫一聲糟糕,因為位子上放有一包包的 pong bong 棒。後面來了一行四五人的年輕觀眾,他們坐好後,有人說「點解方大同演唱會都有 pong bong 棒?等陣咪會好嘈囉」,一女生答話「聽方大同既應該唔會點用掛」,然後又形容某次演唱會的 pong bong 棒不快經歷等。聽到這裡,我以為他們都不會支持這用品,誰知他們隨即一呼一吸的把兩條膠袋吹起來... ...

於是,我夾在前後左右十多條 pong bong 棒之間,聽方大同演唱。

聽了大約五首歌之後,我決定站起來,一來為了避免 pong bong 棒聲響痛擊耳膜,二來習慣了站直身聽音樂會,大同的歌很 groovy,坐下來聽很不舒服。其實,剛剛站起來的時候,也想到會不會惹來身後的人的投訴,不過轉念又想,大家都買票入場,每個人都有站起身享受演唱會的權利,於是便大無畏的站起來。獨個兒站起來,看到的是另一種風景,除了音樂聲比坐下來好很多之外 (完全是因為 pong bong 棒的影響),身體的能量也能隨著節拍得到釋放。

到了接近尾聲,歌手獻唱某曲時,後面的觀眾拉一拉我的衣衫,說這首曲子她很喜歡,請我坐下。這當然也是一大串的疑問,可是我也很合作的坐下了,乘機瞄一瞄身後幾排的觀眾,他們嘴唇緊閉,看起來很非常冷靜。

坐「地面」的觀眾有超過一半是全場站立的,後排觀眾又比前排觀眾站立更久,那時我在想,如果坐在前面的區域便可以隨心所欲地站立和搖動身體,這究竟是一個怎樣的狀況 --- 是文化的問題,是山頂區的問題,還是有多少錢買票的問題?我不常去演唱會,也許坐山頂的人大都只想靜靜的聽歌,靜靜的散場。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