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17, 2011

十三小時飛行筆記

在柏林機場等候 check-in,舉目都是亞洲人,多是越南人,帶來了一箱又一箱的行李,用膠紙一層又一層的圍著紙箱轉,膠質拉扯的聲音響徹整個機場大堂。來跟我道別的室友說,從前乘機往莫斯科都沒這麼多亞洲人。

飛機抵達莫斯科,這次的安排相當不錯,轉機等候時間只有一時候三十分鐘。莫斯科機場跟一年前沒兩樣,當值的阿姐依然不譜英語,可是態度友善,指示清晰;走過兩個大廳,便到了閘口,等上機。我坐的位置,眼前有一個雪糕小店,沒多久來了兩個中國人來買雪糕,身上掛的、拉的、手提的都是名牌子。櫃面有威化雪糕筒、小膠杯和大膠杯三種容器,男的什麼都沒有說,一手拿起一個大膠杯,雪糕姐姐馬上阻止。所有口味之中,他們好像只懂得 orange,於是不斷的說 oranage,最後也得到了幾球 orange。好了,要付款了,男的從背後褲袋掏出了兩張一百元人民幣鈔票放在櫃面上,售貨員說這不接受,於是他又掏了一堆硬幣 (看樣子也是人民幣硬幣 ... 這時候我看得傻眼),當然被拒絕了,後來他掏了幾張卡,終於有一張可以付款。付款後,男的女的各自抓了一把紙巾,吃雪糕去了。

這時候,我心裡呼了一口氣。你知道嗎,我真的怕,莫斯科機場會收人民幣,他們的商店連歐元也不收 (或者可以,但至少沒有另以歐元標價);如果收的話,這世界真的以一種我所無法理解的節奏和方向演變中。飛往香港的航班,在場也有些香港人。有三個女生,看來到巴黎去了 --- PARIS 字樣的手提包、染上藍白紅三色的貴婦狗匙扣、紅酒數枝、LV 紙袋一大個,她們說,十小時的航程如果沒有 ipod 會過得很慘。

然後是九個多小時的航程。座位和鄰座乘客都很不錯,我這次真的走運了。為了正視飛機上過度使用 (或浪費) 即棄食具的做法,這次我嘗試在兩程機中只用一隻杯和一套 cutlery,也觀察周遭乘客的使用習慣。在座所見,除了我之外,所有乘客無一會拒絕服務員遞過來的物品,如果是熱飲的話,服務員會用兩隻杯盛熱飲,一隻杯純粹用來隔熱,於是,我全程只喝水,又主動遞杯給她 refill。鄰座的意大利男人見我這樣做,也有一兩次 refill 是主動遞上紙杯的。刀叉的話,清潔後,共用了三餐。這樣,我就真的用了一隻杯和一套 cutlery,過程對自己和服務員也不算很麻煩,因為只要在她/他問我要喝什麼的時候,自己遞上杯子她/他就會明白了。如果不主動拒絕的話,一程機每個人大概消耗 8-10 隻紙杯,實在很浪費。

航空公司提供即用即棄食具,自然是為了節省清潔成本,商務艙的乘客都是用正常刀叉和玻璃杯的,因為感覺實在比膠食具好。所以,下一次搭飛機的時候,我應該自備食具。其實在旅遊的時候,也看到各個地區處理食具的差異,例如在台灣 (不只是台北),他們的食店很多都用即棄木筷子,到後來我都只備筷子去了。我看到不少人食有關飲食的網誌時,都只談食物和上載照片,很少會顧及食具文化和桌面擺設等 (例如大陸很多地方會放茶和杯、印度會在門口放幫助消化的香草等),這題目挺有趣的,要多留意。

飛機上的視像系統有不少電影可選,可是我這次不夠運,選的都很難看,看《Never Let Me Go》的開頭是挺雀躍的,聽聞評價不錯,海報設計也有情調,可是,專注的看了 30 分鐘後,決定 fast forward,然後每一個畫面都是三位主角一臉愁容的說人生可悲,感情線又無事生事,放棄。另一套電影我選了《Love Crime》,兩大著名法國女星鬥戲,有看頭;不過,看了開頭一連串的床戲 (很突兀,懷疑是不是被刪改過) 和毫無說服力的辦公室場面後,我又 fast forward 去了後段,終於醒覺,劇本是亂來的,演員又不交戲 (Ludivine Sagnier 近年有哪一套戲是比較像樣的?知道的請告訴我),放棄。隨後,我看了好幾集 The Simpsons,甚樂。值得一提的是,這家公司 (aeroflot) 提供一些俄國經典,包括塔可夫斯基的《伊凡的童年》和《壓路機與小提琴》。

電影雜誌上有《  壓路機與小提琴》專題文字,可惜這程機沒影片提供 
飛過廣東北部韶關山脈,很漂亮的景色 

航程比預期早了差不多半小時抵港,跳上機場巴士後,回家去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