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19, 2011

青春交際場

一年之間,看了三遍《Kontakthof》。先看了電影《PINA 3D》,再前往 Wuppertal 看舞團表演《Kontakthof》,最後看了 《Tanzträume》 這部電影。

去年初抵柏林,《Tanzträume》剛落畫,現在電影中心特別放映幾場,譯名為《翩娜包殊之青春交際場》,馬上去看了。九十分鐘的影畫,Pina 不是主角,那兩位排舞老師和一班孩子才是焦點所在。透過這次千載難逢的機會,他們認識舞蹈,也認識自己。看著看著,心裡很感動,也格外懷念德國的空氣。

在 Wuppertal 看表演的時候,坐在前排正中的位置,演員的每個表情和動作都看得清清楚楚,可這不代表把舞章都看懂了。反而這次看年青人排舞,對作品多了一點點理解。一般這個年紀的孩子,表面上看來自信滿滿,自以為早熟開放,十一二歲便交男女朋友,有些人開始有性生活;可是,訪問下來,孩子都坦言他們不太懂愛情是什麼,親密關係是什麼,親密的身體接觸又是什麼一回事。這次學舞的體驗,可算是一課別開生面的男女關係課。排舞老師跟一班十多歲的年輕人說,這個作品關於溫柔與暴烈,什麼是溫柔 (Zärtlichkeit) 呢?男生說,雖然他有女友,會抱她、吻她,他之前沒意會到,撫摸一個人有如此多方式和力度。

剛剛開始練習的時候,女孩子說,她不懂得跳舞,也不懂得這隻舞。她曉得,這支舞是 Pina 和她的舞者的交流互動而生的篇章,Pina 發問,舞者用肢體動作來回答;但她不是那些舞者,她只是她自己,又很年輕,所以,那些情緒、那些感情,她不懂。日子久了,她逐漸回憶生命中那些片段,被愛,失去愛,尋找愛,思考愛。導師說,她與孩子「日久生情」,亦師亦友,甚至想天天跟她聯絡,可是她知道這是沒有可能的事,看著一個又一個年輕的靈魂,既安慰又感慨。

導師指導少男少女脫衣服那一幕很妙,影片沒有說明他們最後有沒有在公演裡脫個清光,但現場看這一幕印象頗深刻﹕專業舞者一邊眉來眼去,泛著誘惑的笑意,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脫得一絲不掛;少男少女則在鏡頭下羞澀而尷尬的微笑著,遲緩而笨拙的退下身上衣物,如情竇初開的孩子。又另一幕,一位粉紅女孩合上眼睛,被一班男孩子爭相觸摸,到最後,她眼泛淚光,委屈又難堪;專業舞者閉上雙眼,面無表情,被一團男人蹂躪過後,形如一具枯木,逆來順受。Pina 的作品就是這樣,不求一板一眼照樣倒模,每個人都要與自己的身體和生命對話,  無分對錯的跳出自己的風格,因為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

在波斯尼亞出生的回教男孩,口音有所謂的 ghetto accent,穿的是大碼 hip hop 衛衣,一搖一擺的走在街上,外人根本看不出他會學跳現代舞,而且是跳 Pina 舞章那般「有文化」。他談到自己的母親和四個兄弟,強調他對女性無分長幼都一樣尊重,我想,導演選這幾幕,別有用心。又,另一男孩說,他以前覺得來自 Gymnasium (註) 的學生都很高傲,可能會相處不來,後來一同練舞,合作無間,偏見迎刃而解。

片子到最後,少年人公演成功,歡喜地謝幕,在現場觀眾如雷掌聲下,Pina Bausch 手握一束玫瑰花,逐一親吻舞蹈員和排舞老師,又向他們獻花,然後轉身退出場外。然後,我呼了一口氣,覺得人生其實都幾美好。美好的少年,美好的舞蹈,美好的音樂,美好的電影,美好的朋友。


《交際場》表演舞台 

註﹕字幕錯誤翻譯為私校,德國的學校大多公共免費,在 Gymnasium 讀書的學生大多想升讀大學,成績也較佳,類似(但不等同)香港的 Band 1 學校。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