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30, 2011

香港印象

失眠、腹瀉、鼻敏感、傷風。回港一週,說病又不是很病,有點水土不服吧。

朋友總是問我慣不慣香港,我想,有些細節自然無法習慣,例如廢物沒有好好的分類,例如私家車轉彎沒有打燈,奉旨要行人讓路。與其是不適應,更源於一種不應習慣、不應容忍或認同的想法。

而另一種不習慣,就在消費方面了。

整整一星期沒睡好,頭痛死了,家裡又沒有藥,於是下樓買藥去了。先到超級市場,整整一排藥架,有特效、特快、極速配方,有止經痛、止腰痛、止咳、收鼻水的 panadol,偏偏就沒有「普通」的經典版本,而且價格都在 $30 以上。受不了,我只想吸收一點 paracetamol,走幾步去藥房一問,職員問我要散裝還是原盒,我要散裝,一條十粒,$12;不過,我問一盒賣多少錢,他答說 $26,說是比散裝便宜一點,這條數我就不懂計了,莫非盒裝每條有十二粒?

又另一日,我走了三家藥房和連鎖店找防曬用品,想買 SPF 30 左右、容量 30ml 以下、價值 $50 左右的產品,可是貨架上都只有 $70 左右的貨品,縱使容量也是 30ml,而防曬功效方面,最少也有 SPF50,香港真的那麼曬嗎?有 SMOG 的日子比天朗氣清的日子多著呢。我對於香港貨品的價格顯然已脫節,而選擇之少也是另一個不習慣。

跟友人提起此事,他說自己有兩張連鎖店優惠券,買滿 $100 送 $50 之類,於是我又發現,我有整整一年沒有用過「優惠」,促銷、優惠、買幾多送幾多、儲印花換物,為了使用優惠而花錢,就是香港的消費文化。

而那天去了中環某家較高級的超級市場,發現平日在柏林常用的全素豆奶,標價竟然高了兩倍有多,當素食者也不容易,雖然我也不明白為何要買從英國進口豆奶......

左邊藍色包裝的豆奶,柏林標價 1,89,約港幣 21

4 comments:

Johan said...

D野真係貴咗好多. 加上原來香港嘅diary products係咁貴, cheese/cream 貴嗰邊最少成三四倍.
同埋真係唔明點解要入嗰隻豆奶... 嗰隻真係好難飲...

isa said...

你有沒有讀過這一篇「為打翻的牛奶哭」?
http://leilagreen.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3021598

根據這篇文章,香港很多牛奶都是被倒掉的;cheese/cream 我本來就很少吃,不太清楚。歐洲的 diary products 這樣便宜,是因為有歐盟資助。

隻豆奶 OK 呀,不會很甜,我無問題,不過我很少齋飲,通常是吃 cornflakes 或煮菜/茶才會用。

Johan said...

cheese/cream 我通常都係整蛋糕先會用得著, 但係今次返到黎想整個芝士蛋糕, 但係一見到D價錢即係卻步. 好得人驚.

至於我真係唔多鍾意嗰隻豆奶... 齋飲真係no no no!!!

isa said...

返到黎不如轉口味, 整下港式甜品~ 我好似都未試過你做的甜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