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03, 2011

黑影遊行

晚上那一程巴士,雖然道路不擠,但行駛速度極慢,有足夠時間也不過燈那種,大概三十分鐘的車程走了超過一小時。身後那乘客發怨言了,我不趕時間,就靜靜的坐,靜靜的等。我想起,今日遊行時遇到的途人。SOGO 前那一堆巴士站,站滿了等待已久的人,他們的眼神流露的,大多是無奈又厭惡,下一個約會看來都要趕不上了。所以,我都不敢多看,感受很複雜。示威者、一般市民、政府處於一個互不信任的關係,各自說服不了對方。這天走完了全程,有一種徒勞無功的感覺,so in vain。

是日遊行規模不大,不單路線短,參加人數也不算多,至終點警察總部留守的人就更少,記者則有很多,不斷在黑布底下穿插拍攝。我很不喜歡坐在鐵馬內的感覺,但也差不多留到最後。席間有不少人發言,他們的言論在不同場合和報導中已經重複了數遍,而我隱約覺得對在場集會的人不斷複述事件,意義有限。

我不是一個論述製造者,不懂得怎樣 make statement;作為一個參加者,我越來越覺得,示威、遊行或任何抗爭的方式,本身就很壓抑。我原本以為,是因為壓抑才令人走上街宣洩,現在上街卻變成一種壓抑的行為。被標籤為暴民、阻街,被呼籲,被疏導,被凝視。肉眼的凝視以外,就是很多很多的鏡頭,記者的鏡頭,途人的鏡頭,警方的鏡頭,我的手裡也握有一個。我渴望走上街頭表達意願,但又希望成為一個面目模糊的存在,拒絕特寫,迴避訪問。

剎那間,我真的變成了黑影。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