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10, 2011

失眠

我覺得,有一天會因為過度失眠而猝死。

失眠的時候,我常想起,過往那些無眠的夜晚,那些差不多、卻又不一樣的夜晚。腦袋如無法關掉的引擎,只能不住的想東西,直至能量完全被消耗,累得快要死的時候,就開始除除的睡去。我懷疑,那些寫意識流小說的作家,都像我這樣有可怕的失眠習慣,只是他們比較有才,能把握並細緻腦海中的流動風景,而我,只能寫一個讀者寥寥無幾的爛鬼網誌。

早於初中時期開始,壓力,嘈音,蚊子太多,就是睡不著,每晚就睡那三到四小時,早上撐起來去上課。中七那一年,終於跟一位關懷我的老師講出問題,他跟我說,睡不著就當自己比別人多點活動時間,溫習也好,閱讀也好,找些事來做,不要強迫自己睡覺。慢慢地,這成了一種心理安撫,尤其每當我睡不著,要生自己的氣之時。有時我也想,如果我每一晚失眠時都拿一本書來讀,或看一部電影,那我一個月來,應該看了二三十部電影,或讀了好幾部書,增進了不少知識。然而,體力透支,精神不振,書總是看不下去,又或者反被家人責罵為何仍不去睡。他們覺得,我不願意去睡覺,總在做些無聊的事情。

我記得,有天晚上我無法入睡,翌日八時多回到公司後,第一件事是去了一個小房間,恨恨的哭了一場。為失眠而哭,也為失眠之無法被諒解或理解的本質而哭,你說多麼荒謬。能睡一場好覺的人,永遠無法想像失眠者的世界。工作一整天十多小時下來,仍然睡不著,於他們來說是天方夜譚,所以他們總說我不夠累,所以睡不著。我懶得反駁,我就是我,而我就是無法入睡,那怕我一樣努力工作,一樣累得要死。正如我無法理解為何有這麼多人上床睡覺後不關電話,像要等待半夜三更才來的神秘傾慕者,而我只會為那些突如其來的來電或短訊而發瘋。

這也是我盡量少喝咖啡的原因,在歐洲上館子、到別人家作客,不喝咖啡,例牌惹來一句為什麼,我都以 I don't like coffee 來打發,後來為了不麻煩別人給我弄其他飲料,也都喝了;另外所有有咖啡因的飲料,可樂、茶,能不喝的都不喝。其實在歐洲一直睡得很好,在大陸也能睡,旅行時就更能睡。就是在香港,一直睡不著。我不肯定,這意味著什麼。

失眠藥是我的關口,打死我也不願亂吃藥。又或者,我不願接受一個可能性,就是吃了藥我也會睡不著。

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I hope the insomnia ends when you go back to Germany. You should belong to a place where you can sleep. Take care, dear.
Rb

isa said...

嗯, 我常常想一飛了之, 可現實沒如此簡單呢

South Ho 何陸陸 said...

這種狀態常常都在我身上發生,幸好明天不用開早工,先至可以無咁辛苦,只是用的時間少了。

有個方法,看看管不管用:
訓/坐左一個較靜和舒服的地方(不要太凍太熱)。閉上眼,先嘗試將精神集中於身體的觸感和聽覺上,當自己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和外界的聲音時,再嘗試不作任何思考,繼續集中於身體上,把腦袋放空。

尼個方法雖然未必可以即時入睡,不過可以令個腦轉得無咁快,有時work。當然都要慢慢嘗試~

isa said...

@南

多謝你, 祝身體健康, 有覺好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