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26, 2011

天氣真的涼了許多,有時候甚至讓我冷得發抖,令我想起柏林的秋天。

今天的夏天,柏林冷得不成樣子,不是在刮風就在下雨,氣溫超過三十度的不過幾天。聽說我離開了之後,柏林開始放晴,甚至有點潮濕,就是錯過了好天氣。家裡的植物,要開花的開花了,要結果的結果了,要凋謝的凋謝;椒子成熟了,原來是紅色的,龍珠果終於能吃了,還是甜甜的。我都一一錯過。還有那八九月天時才有的 Federweisser,在我上機前一週,某家超級市場開始發售,忽不及待的買了幾瓶回家,拚命的喝,大口大口的喝,早晨午後夜晚都在喝。可惜,這種酒不能被密封蓋蓋子,無法帶走。

柏林九月的選舉,錯過了。開始了兩個多星期的啤酒節,也錯過了。嗯,其實我根本沒打算要去。都說了,啤酒節只是從一個城市到另一個地方,付更多錢去喝更多的啤酒。也許是飲水思源,我一直喜歡飲 Kölsch ,那隻被南北方人譏為淡如水的科隆啤酒。我懷念,柏林便宜的雞尾酒,還有那個有公開舞台的小酒吧,每天晚上奏起不另收費的音樂。

在剛入秋的柏林,可以去摘果子。栗子樹下總是聚了人,敲打樹枝樹幹,栗子果實應聲倒下。再過兩三星期,在每一場秋雨之後,可以去森林採菇。不同的 berries 也在較早時間結了果,長遍一條行人路或單車徑。在那些不太忙碌的地區,人家屋子的後面,種有一兩棵野生果樹,有時是梨,有時是梅子。那時候,果子結好了,滿滿的摘了一整袋,拿回家製果醬。

下一個秋天來的時候,我又會在哪裡?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