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12, 2011

(討厭) 買衣服 2

上文講到,買不到衣服,於是回港後繼續硬著頭皮去服裝店。

其實我在台北 MUJI 買了一件恤衫,尺碼 XS 還是不合身,但總比我的無圖案、被人批評像內衣款的上衣優勝,求求其其的付帳去了。誰知道,回港後再到這邊的 MUJI 逛逛,發現香港定價竟然比台灣便宜幾十塊,香港賣 $280,台灣賣 $1390,更不要說比較日元原價了。這家在西門町的 MUJI 店已被我列為黑店,永不超生了。

為什麼要去 MUJI 這類店呢?就是款式比較簡單,學店員姐姐話齋,比較休閒一點,須知道越樸素的衣服越難找,價格也越高。MUJI 說到底真的不便宜,於是去了風格接近的 Uniqlo。這家連鎖店我去了好幾次,也只是買到近內衣款式的衣服,因為他們最小的尺碼於我仍是不合穿,每一次都撲空。這一次也撲空了,不過我留意到有些衣服式樣跟 MUJI 差不多,但價錢平一半,如果要穿的話,好像這裡比較化算。

接下去,去更大眾化的 H&M。這個品牌的衣服質素差是街知巷聞的了,可是,更差的是顧客的態度。不論旺季淡季、人擠或不擠,那些人對衣服都是隨便拿、隨便丟,躺在地上的就隨便踩、隨便踢,於是好多針織衣都被衣架的鐵環刺破,線頭都露出來,不知道會不會被嫌棄而最終賣不出去。這不是對一件衣服尊不尊重的問題,而是,為何人會隨便亂丟東西,為何要糟蹋一件新淨的、完好無缺的東西。我有一個習慣,就是拿上手比劃過的衣服都會摺回原狀放好,摺得沒八成都有六成吧,朋友都勸我不要浪費時間,說這樣就扼殺了店員的工作 (這是不可能的,我看衣服的程度怎比得上周遭那些野獸 ... ...),我往往都無言以對。

我就是覺得,在購物過程中,我忽然由一個人變成一個客人,在那一瞬間,「我」和手中那些鈔票就定義了很多東西,而這些定義又似乎在我付鈔離場後馬上消失。不管怎樣,我就是感到很不舒服,越多過度熱心的店員,我就越想離開。於是我開始喜歡到有很多大陸遊客去的店,因為再多店員都要服侍那些有機會「這些都跟我通通包起來」的大客,而我怎樣看都像個日均零用錢只有幾十元的學生,沒有人打算要招呼。

我也從來不懂為何百貨公司一個 6 米乘 6 米的舖位可以容納三個甚至四個職員,而我去那些護理用品專門店,總是有位店員過來問我要不要介紹什麼產品,彷彿一早預設了我沒特定目標而來,就來看看有什麼地方好花錢。試想一想,為何我們去到書店,沒有人會走過來說要為你介紹幾本書、跟你說「埋黎揀下,有咩岩睇介紹番」呢?這真是一個好問題。

最後,我還是買不到衣服。

4 comments:

yeungfeifeifei said...

我都會(嘗試)摺回衣物的...不過以前一位當過時裝店店員的中學同學說最恨這種客人,大概是因為摺起了的衣服比亂糟糟的難察覺到吧。

isa said...

Really? 佢都有道理喎

Louise said...

Let's go Zara, Epirit or Playlord next time. G2000 is good too. (ok I am broke.):P

isa said...

Ja probably ... but Esprit got no good deals, I've already check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