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08, 2011

能吃梅子芭樂的國度

三日兩夜,
逛了五家二手書店,
去了一場音樂會,
認識了一個新朋友, 
參觀了一個設計展,
看了一齣戲,
去了一次誠品,
逛過一家百貨公司,
與四個朋友聚會,
吃過一頓正式的晚餐,
遊過一次夜市,
喝了三杯街頭凍飲和一瓶啤酒,
寄了四張明信片,
買了兩本舊書、一張唱片、一件上衣、一盒鳳梨酥,
坐過十次捷運、一次公車、一次小巴、兩次機車。

走了許多路。
就這樣。

----
三次去台北,感覺跟先前兩次有點不一樣。

第一次,同時是第一次坐飛機離開香港,跟一位女生去,很正式的買了一本食買玩旅遊書,按指示去景點,點對點往返都坐捷運,回程買了一堆書。在熱鬧的旅遊區住飯店。

第二次,跟一位男生去,在圖書館借了一本 Lonely Planet,到步後買了一張台北市地圖。男生的方向感很好,在沒有迷失的情況下走了許多路。在幾位朋友家寄住,他們的家離台北市好遠。

第三次,自己一個出發,沒有旅遊指南,拿著一張免費地圖,不斷在繞圈,不斷的走錯路。在清風飄送的日子裡,流汗至衣衫沾濕。在沒有計劃下,誤打誤撞的去到一些好地方。也是在朋友家住,地址沒有變,仍然很遠,但朋友一家仍然很溫暖。

隨身帶了兩件電器,手提電話和數碼相機。家裡原來沒有轉插頭,於是充電器也懶得帶,只帶了一塊後備電池。至旅程尾聲,一塊電池用了三天也沒有耗盡,手機電源也是滿滿的。今次終於記得自備食具,但全程都沒有機會用,進入飛機艙前又總是忘了拿出來。每次出門必備牙線,可是今次有一晚沒得刷牙,結果在捷運站內的公共廁所用牙線。

喜歡自己一個人去旅行。
雖然也喜歡兩個人的。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