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09, 2011

台北行 之臺北世界設計大展

大會標誌由代表西方的羽毛和東方的竹葉交錯而成 

十月初去台北,剛好湊上 2011臺北世界設計大展的熱鬧。在各大捷運站都會看到設計展的宣傳版,聲勢均浩大,是次展覽設有三個展區,全都是費用全免的,實在找不到不去的理由。我這次去的是松山文創園區,另外兩個展館要到十月中後才開始。

捷運站上的橙色怪物? 
乘車到國父紀念館站,一出站就看到超巨型圍板,地上也貼有往園區的方向指示,一定不會迷路。踏入松山文創園區,有義工派裝盒水和國旗給訪客;派水這一著真是意想不到,後來我問他們為什麼要派國旗,義工哥哥說是臨近國慶,一旗在手高興一點之類... ...

其時未及早上十時,訪客都在展館外排隊,耐心等候。看看場館四周,單棟房子四周就是大片的空地,房身牆壁貼有「嚴禁煙火」的字樣,後來我才知道這裡原是製煙廠,煙廠停產之後,建築群就成了法定古蹟。十時正,要入場了,義工呼籲訪客拍照不要用閃光燈。

我很老實的按展覽室一至十的逐個走完,吸收了些新知識,倒是沒怎樣拍照。我最喜第二號的「國際工業設計展」,按不同年代展出當時影響整個世界的設計,不少成品都是我們日常普通得不得了的用具,例如儲物膠盒、醬油瓶子 (頸部有曲線握手位那一款),更不要說汽車或電子用品這些東西了。當日剛好是 Steve Jobs 公佈死訊那一天,場內也有早期蘋果產品的實物,包括第一台 Macintosh 個人電腦,以及外型精緻的 Bondi Blue。

看來平平無奇但又省地方的設計,由芬蘭設計師 Alvar Aalto 發明的 Artek 椅子 
第一台 Macintosh 個人電腦
在場有不少穿上紫色 t-shirt 工作人員,好些還會主動問訪客要不要講解。我問一位工作人員何謂 Droog Design (楚格設計),她說是把現成之物重新再創作,除了賦予舊物新生命之外,也是對過度消費主義的一種諷刺或批評;不過,我跟她說,設計師把這些現成物件重新製造之後,那件東西往往成了一件藝術品,而且因為不是工廠倒模設計,又大多是獨一無二的,最後被收藏家高價投得,變成了一件我和她也無法購物或使用之物,那會不會把自己也放置到一個被看環批判的位置?該工作人員一時答不上話,不過我聽到她後來跟另一位工作人員討論這次對話,商量要怎樣解答這個問題,真是態度可嘉。其實我的問題也沒整理得很好,目的也不為了難倒義工們,Droog 看來便是個有趣的設計運動。

Tejo Remy's Chest of drawers
其他展覽廳主要是展示一些最新的設計理念或實踐,大都是以改善生活環境或永續發展的前提出發,另外就是一些新晉知名室內設計師的介紹、平面設計等。除了一至五號展覽室外,其餘展覽的規模較小,有獨立設計師的工藝成品,有些還可以在購物點買到。

留下自己的身影... 
這頭橙色怪物原來叫 Master D,有三頭六臂之意......
總括來說是個很有趣的展覽,十月去台北的旅人真的不要錯過。其實在參觀的過程中,我留意到訪客非常守秩序,拍照又不會用閃光燈,場地又很整潔,即使是小學生組團來也少有亂跑或喧嘩的場面,讓我不禁聯想起上月在內地美術館看展覽,同是一個對公眾開放的免費展覽,訪客的行為真是大不同。那裡沒有義工介紹展品,有的只是穿制服的保安,老大不願的提醒訪客不要碰展品,而我在台北這邊,看到的是年近五、六十歲的義工婆婆,向一對也年近五、六十歲的夫婦,耐心地解釋行展館的路線。人文素養,真的不是一擲千金便可以買回來的。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