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15, 2011

佔領中環的便衣

香港有人響應佔領華爾街行動,到場看個究竟。

交易廣場 
來者數目比我想像中多,不過有相當多是記者和警員,特別是便衣。便衣其實不難辨認,因為凝重 (或鬼祟) 的眼神很容易把他們出賣,而且他們的裝束真的是完全錯哂,例如怎會有人在週末下午穿行山裝去中環呢,不要告訴我他們剛去了打哥爾夫球。另外又有些穿得很端莊的中年阿太,向我和友人搭訕,笑笑口問我們這麼年輕怕不怕會被捕,而當我們反問她怕不怕被捕時,她依然是笑笑口,說自己年輕大無所謂,然後馬上離開,真是多X餘。

為什麼要預設去示威就要被捕呢?為何要灌輸這種概念呢?如果我們真的屈服於恐懼之下,每每敢怒不敢言,那我們的社會會變成怎樣?其實很可悲。

Anyway,說穿了我只是不滿有很多便衣阿嬸拿著鏡頭攝錄,她們穿一式一樣的恤衫、背同款同顏色的背包,要把所有參與者的樣貌攝入鏡頭,有些還會蹲在地上低抄。其實,在絕大部分的示威或遊行中都混入了大量便衣,另外還有那些明刀明槍收集資料的制服警員,講真,我好心寒。


集會示威本身沒怎樣,不同組織的代表發言,也有些是以個人名義發表意見的,另外有人玩音樂。後來接近下午五時 (預定活動結束時間),某政黨和 V 煞在廣場上的水牛旁搖旗和喊口聲,沒推撞,暫時沒有拘捕行動,在場的記者應該很失望吧。後來大隊去了匯率總行集會,警方也在此時發警告著示威者離開。到底,警方會不會在今晚清場,又來一次「示威者搞亂香港」大龍鳳呢?

保安護獅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