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23, 2011

賈寶玉離奇四小時

其實,《賈寶玉》應該會很好看。

然而散場之後,我想不起有哪一幕特別深刻,有哪一句對白特別精警,有哪一幕讓我想哭或想笑。必定是因為我的感冒,以及那兩顆感冒藥。身旁大嬸把頭擱在椅背上,呼呼大睡,我不住喝水提神,竟然也撐了四小時。

然而,為什麼是四小時呢?明明場刊寫的是三小時,內含十五分鐘中場休息,那多了的一小時從哪裡來?減去十五至二十分鐘的謝幕的話,那四十分鐘是什麼?謝幕效果有如演唱會結尾,我第一次看戲劇表演謝幕那麼久,才剛沉醉在劇末那種醒悟的氣圍之中,忽然演員自己開口講排演感想、多謝阿爸阿媽,把那僅有的餘韻徹底去掉。

我記得在劇的開頭,寶玉與仙姑提及「忘記」與「記不得」之別,那我究竟是記得過然後忘記了,還是就一直無記得過?

其實我記得的。我記得,演員每次有誇張的肢體動作、講英文、講港式粗口、有性意識動作的時候,觀眾都在笑,而其實笑料相當低級,很難看。我又記得,每次演員來回說粵語和普通,我都在思考應該如何理解這種語言轉換。

第一次聽何韻詩現場演唱,她很能唱,聲音很穩、很準確,歌曲也是一貫的迴腸盪氣。

就這樣,其他我實在記不得了。

1 comment:

Louise said...

well i can't take Edward Lam's show any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