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09, 2011

台北行 之誠品的魔咒

誠品從來也不只是一間書店,品牌發展了二十多年,今天已是商場管理的巨擘,好些座落於台北市各角落的誠品店,如果遮蓋了門牌,根本與其他商場無異。好啦,誠品定位「有文化」一點,與新光三越或SOGO 這些傳統百貨公司相比,最少沒了一堆趁殺價潮去血拼的中年女人。

數年前,我第一光臨誠品店。那時誠品敦南店 24 小時營業已很有名,我也趁著夜深才去,感覺好像賺了一點白日去觀光的時間。坐在地板上看書、摸摸一件又一件精緻的文具精品、以至於付款購物,也都是指定動作。

這次去台北,我去了逛信義旗艦店。信義店的大門前原來是跟不遠處的台北 101 拍照的好地方,只是這天空氣能見度不高,還是不要拍了。進門後,映入眼簾的是咖啡店和流行服裝店,要看書還先要乘電梯上二樓。新書、暢銷書、旅遊書、自助攝影教學書、精品。再上一層才是有圖書館感覺的書區,書本種類很多,紙質很好,封面設計一貫的精緻 (只是那些台式一條條的推薦贈言文案依然讓我受不了),但就沒多少本讓我有捧上手翻閱的感覺。穿過幾個類別區後,來到一個叫 mini-forum 的角落,小講台前面的椅子都坐滿了讀客,在安靜的看書。對了,就是充斥著那種寧靜,以及背景裡的輕音樂,除了路過的幾個美國旅客,高聲地談話,彷彿無人能聽懂。

然而我要說的是,逛誠品店這一段,是我在整個旅程中感覺最糟糕的。先不要說我如何能從高格調文化消費的誘惑中全身而退,而是我面對此等消費與個人生活質素提升的反思,以至於自己對於誠品一類大店不由自主的批判和抗拒等,又或細小如自己想要得到何樣的知識等,都在游走誠品書區之際一一湧現,把內心衝擊得幾乎要吐出來。我不清楚,究竟要慶幸自己能抗拒多餘的物慾,還是為更虛無而無所謂重要的生活模式而感到悲哀。

我視之為一種 identity crisis。

諸種複雜的想法在以下一個情景達到極致 --- --- 雜誌區旁邊是賣文具的,置在陳列櫃最當眼之處是一枝名牌鋼筆,賣點是以高質料的鋼和皮製造外殼,售價二萬多台幣;我握著筆試寫幾個字之後,心裡想的是,what the fuck?

我生怕自己真的在眾目睽睽下,在那木地板上吐起來,於是急急離場。不過,離場之前我還是去了影音館買一張唱片,就是王榆鈞那張《沙灘上的腳印》,誠品的定價是 NTD 470,比公館高 70,而光點也只不過賣 439,要買台灣本土樂團的唱碟,還是有更好的地方。同場還看到唱片公司為新婚的莫文蔚贈慶,推出了一張名為《Johannes & Karen》的精選集,真是無聊頂透。

誠品將要落戶香港了,這也是對香港這座商城的贈慶吧。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