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19, 2012

和友人聊到人變得不在乎的事。

不發表意見 (也可能是沒有意見),不參與討論,不討價還價,不接收資訊。然後開始懷疑別人為何能如此投入,如此前仆後繼。政治,民生,潮流,環境,社會發現,道德價值。什麼都變不痛不癢,沒有要深究的動力,也沒有行動的必要。不曾讚好,將來亦不會關注。

一切都看成是場遊戲,小孩的玩意,大人的玩具,都為消磨時間,以及多餘的精力。而精力不必枉費的,至少可以用來暖肚。那些要投資人力物力的事情,不如食左佢吧。

滿不在乎的人最難應付,都不在乎了,還可以怎樣。

他說這是因為人變老了,社會從來沒有變好過。民眾永遠愚昧,政客永遠仆街,大家都在不斷的磨練後變得相當麻木;無論是政權或個人,沒有人從錯誤中學習,只會一錯再錯,重復犯錯,至死方休。

人生在世營營役役,到底在追求什麼?資訊爆炸的年代,一切都在趕;工作說要注重細節,有意思嗎?有人在乎嗎?嚴肅的事情,嚴謹的工序,細緻的... ... sorry, seriously, does anyone really care? Why?

你在乎嗎?

Sunday, August 12, 2012

病得像咸魚

病得像咸魚 ... 下一句,是「活得像戀人」嗎?

從北韓/朝鮮和北京回來,重感冒,缺水,諸如此類。回港後夜晚馬上睡不著覺,開始為沒沾過手一星期的工作而焦慮,媽的,只是一星期,我只是個蚊型員工 ... ...  嘗試安撫緊張情緒。思緒有點亂,要搬家,先要收拾行李,不知道收拾什麼好,隨便拿五天工作服和晚上睡覺的就好,內衣褲,襪子,和鞋;上班穿的皮鞋,輕便的步行鞋,拖鞋,就這樣。連去德國生活的行李都可以在上機前十二小時收拾,在香港由A 搬到B 應該沒問題,沒問題的。求其啦,是但啦,無所謂啦,乜都好啦。聽說選舉臨近,搬了家和轉了選區的人很容易被出賣個人資料 ... ... 應該沒有人出賣我吧?倒是有人盜用電郵地址去開 twitter,為什麼是 twitter?不是微博或什麼的?

早上爬起身去打波,痴媽筋,邊有人咁樣仲去打波,有的... 有的... 手腳無力的告別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