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23, 2015

深圳韓食

有一家非常好的店, 可是我介紹了, 你未必會去, 因為地點在深圳。

我很喜歡吃韓國菜, 可是香港的店, 中低價位的一致難吃, 價錢略貴的OK, 但未必能常常光顧, 而且在香港裝橫好一點、設在黃金地段的店都有個問題, 就是會看不起打扮普通的客人; 剛好我出街通常是有咁casual 得咁 casual, 貼錢買難受沒意思, 所以我跟這些店都很沒緣份。

深圳大學附近一個小區有幾家韓國餐廳。去過大陸都知, 大陸那些平民小食店的裝修都很簡陋, 就是店外一個招牌, 店內幾套桌椅, 桌上有抹手紙, 桌下放了垃圾桶, 牆角裝了一部電視機, 長期播放 KBS World。平平無奇, 卻可以「隱世美食」稱之。第一次路過, 只求果腹, 看見是韓國菜便二話不三坐下點菜, 卻是一吃成癮, 多次重返。小小一家店, 你說得出的經典韓國菜都有, 石鍋拌飯, 紫菜包飯, 炒年飯, 各式熱湯 (魚、肉、豆腐), 泡菜餅, 等等。我不是搞飲食節目的, 形容詞有限, 只能說這是離開韓國後, 最正宗最好吃的韓國料理。

韓菜少不了的, 當然是泡菜。店內有個雪糕櫃大小的雪櫃, 裡面盛滿了不同種類的泡菜, 少不了白菜、蘿蔔、青瓜、脆肉瓜、豆腐乾, 還有少見的菜根、菜苗、西洋菜, 還有必吃的甜薯仔, 起碼十餘款。味道很好, 不會過咸, 很大機會是店家自己醃的; 客人自行添食, 多少悉隨尊便, 就像韓國本土的店。有次點了外賣, 隨袋附送了整盒泡菜, 一連幾款, 真的意想不到。

老闆是個普通話不太靈光的韓國人, 每次見到他都笑容滿面, 給你留下一張 memo 紙一枝筆點菜, 但通常都是其他店員親自來落單; 如果是素食者要走肉, OK 冇問題。其他店員好像大部分都是在中國生活的韓國人, 有次我問店員為什麼要在深圳生活, 她說, 在這裡生活比在韓國輕鬆得多。

一年沒去, 店和員工都沒變, 只是老闆都認不出我了。他還是老樣子, 笑瞇瞇的; 有一個乞丐來討錢或討飯, 他妻子著他不要管, 他卻走出去和他聊了一會。簡單而美好。



Thursday, January 22, 2015

德國笑話

在亞洲逗留數星期後重回柏林, 顯然太久, 本來已習以為常的事, 要重新適應。載客量早早飽和的機場, 態度惡劣的售票員, 寒冬的天氣, 脫班的 S-bahn, 無法正常運作的電梯, 一街都是狗屎。Welcome to Berlin。每個城市總有自己的秩序 (或失序), 只要還有沉著應對的能力, 柏林的無常也可以是一件浪漫事。

香港的朋友總是問我德國是不是很有效率, 德國人是不是很嚴肅和老實,  默克爾是否很受國人愛戴。說是不是, 說不是也不是。一個德國人會帶點唏噓告訴你, 德國曾經如你所想。

年前我去了一個由香港 DAAD 舉辦的、給前往德國短期留學的學生的講座。德國主持人講起與德國人有關的 stereotype --- 德國人是否很嚴肅、沒有幽默感?他播放了一段影片, 片中一個類似是一個德國人以柏林新機場開幕一波三折, 至今仍未成功運作, 作了一段諷刺「德國效率」的演說。片段播放完畢後, 主持人說, 看! 德國人也很幽默, 會拿自己開玩笑。

在場的香港學生鴉雀無聲, 一頭霧水, 我笑了出來。

柏林新機場 Flughafen Berlin Brandenburg (BER) 已經由一個國際笑話, 變成一個國內財玫或政治上的災難。早前因為消防工程的失誤, 令新機場取消開幕, 管理層多人被解僱, 無新人接替, 或新接替的人因為傳媒及公眾壓力而辭職, 令問題遲遲解決, 成了一個死胎。可是, 為了維持設施和機器的正常運作, 機場每日照常啟動, 電力接通, 每日花費一百萬歐元。這筆帳, 還未計因為延誤而不計其數的財政損失。

我們笑說, 德國政府應該把整個機場銷毀, 請中國公司來重新建一個。這個真的是說笑而已。

前往新機場的無人公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