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15, 2015

德語課

其實,一直以來我都找不到一些有趣的方法去學德文。或者學語言去到某一個程度,就只有不斷下苦功和接觸日常媒體。以前我會覺得,去到某某程度就可以看電視、聽電台節目、讀報紙乜乜乜,但現在又不覺得是那麼一回事。語言始終是要用口講,不能只流於理解的階段;無法講出口就無法得到溝通的機會,至少身在異地是如此。離開課室外的德語世界,千變萬化,口音各異,是一個挑戰。

在香港工作的時候,大部分時間使用英語 (不單是書信來往,對待服務對象也是以英語為主);現在在德國生活,自然沒有機會說母語,連英文也不能用,其實是個打擊。好像永遠無法好好表達自己,只能用一些 classroom German 砌一些簡單句子,像個小學生,感覺好差,好 lame。有好長一段時間我真的無法說語,而別人只看待我是又一個不懂外語的亞洲人。

今天開始了一個新的德文課,幾年沒正式學德語,一來便做文法練習 (Passiv & Ersatzformen ... 在不同時間裡的被動句式... oh my god。老師看來是個很有經驗的教師,不斷迫/鼓勵學生作答,而我在腦海裡翻箱倒櫃,吃力地從回憶中挖出似曾相識的文法。

---

我們班裡有七個人,大部分都是南歐人,有一個俄羅斯人。有時候我真的很疑惑,德國是否所有歐洲問題的解藥;在西班牙找不到工作,是不是來德國就是條出路。似乎是的,這麼多人寧願離鄉別井,花那麼多精力、時間和金錢學這麼複雜的德語,也需要一點決心。西班牙同學本身是建築師,我問他如果像他這般有學歷和專門技能的人一直逃離西班牙的話,西班牙的經濟是永遠不會有起色的。他想也不想,說他不在乎。

留在祖國效力這種觀念,真的太過時了,又或者,南歐的就業情況真的太差了。最近一位中國朋友跟我說,因為獎學金合約的關係,他完成學業後便要回國,至少在國內工作兩作,否則獎學金作廢。有遠視的政府應當提供誘因保留她培育出來的人材,在這方面,香港對於本土人才流失、移民潮毫無懼色,可真是個異數。

人總是求生不求死,求希望不求沉淪。我來到德國又求什麼呢?我不太知道,只肯定德國不是所有問題的答案。

>>>尋人﹕如果你人在柏林,也在認真學習德文,請跟我聯絡,一起去喝杯咖啡吧 ~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