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1, 2015

沒有您,就沒有我們

記得那一年,金正日逝世的前一天,我剛好讀完《我們最幸福》(NOTHING TO ENVY)。

那時候各大媒體都不斷報導他的事跡,又播放民眾頓足捶胸地哭悼的片段。那時候很多人拿那些片段開玩笑,網上有很多挖苦北韓人的言論,說他們不是人,被洗了腦沒有個人意志諸如此類。整件事實教人納悶,一方面外界不斷譴責北韓政權獨裁冷血,不斷有人要拯救和幫忙脫北者,另一方面更多人只視北韓人為一些異類,沒有人根本想認真看待他們作為一個「人」的故事。那時候心裡感到很不安,有很多未解而無法整理的問題。

幾年後的今天,我意識到幾點,一是現在讀新聞不為求知,多為娛樂,所以總被搶眼的標題和照片吸引住,所以做新聞的人也是是但但,只做有 hit rate 的事;二是訊息在互聯網瞬間流通,已逃不掉被無限制地解讀、被無限期引用的命運,我覺得無情的事實,在他人眼內可能中立不過;三是面對荒謬的世情,或者只能一笑置之,以幽默面對苦難。

現在,我覺得儘管個人的能力很微小,但至少可以打開一扇窗,嘗試了解這個世界,盡力去追尋真相,而不是挖苦和嘲諷。

---

《沒有您,就沒有我們:一個真空國度、270名權貴之子,北韓菁英學生的真實故事》(Without You, There Is No Us: My Time with the Sons of North Korea's Elite) 。

閱讀這本書的時候,思緒也回到了平壤的街道,儘管我沒有(可能)真的好好走過。

北韓人的神秘莫測的日常生活,有一種難以言喻的魔力,只是相較作者金淑姬 Suki Kim 而言,是一種很不一樣的迷戀。她的故事最好看的地方,在於融入了家族故事和一些私人感情,很多散落在世界不同角落的韓國人也可能有類似的背景,但你不能完全把她放在一個既定的框架去代表什麼誰。這是一個在美韓國人的故事,但更重要的是金淑姬自己的故事。

和她一起在平壤科大教英文的,是一班有宗教信仰的傳教士。雖然他們無法傳教,他們來平壤除了教學生英文之外,最重要的目標是種下神的種子,待有天北韓被解放出來後,可以進行更多事工。個別傳教士的態度,讓金淑姬很不屑,她不滿這些人只講神指派給自己的使命,但根本不關心北韓人民的苦難;這些人只會說苦難的生命是暫時,而天國則是永恆這類說話。有一節講到,她終於爭取到校方的同意,播放電影 Harry Potter 給學生看,而傳教士教師中有人極力反對,認為這個故事宣揚巫師邪道並不健康,令她非常不滿。霸權終究是無所不在,即使你已經是在北韓境內思想最自由的人。

平壤內的特權份子,他們所知的比一般民眾都多,也比外界想像中的多,雖然在我們的眼中,他們怎樣努力學習都徒勞無功。那不是一個鼓勵思考和探索的國度。作為一個外國人教師,金淑姬一邊小心翼翼的防避監守者或學生告發,一邊打擦邊球般誘導學生思考和擁有自己的觀點。有時候我也會幻想有天北韓人民得以接觸自由世界的資訊,會是一個怎樣的局面,或者他們不會因為感覺終生被騙而群起反抗,或者他們無法接受自己的知識和技術和南面無法相比,根本不可能會找到工作;他們的文化中充滿謊言和懷疑,根本不會被其他人信任。金淑姬的能力固然很有限,但如果我們尊重這些活生生的人,閱讀他們的故事,或許我們至少可以釋出一些善意,表現更多的同情和理解。這也是《沒有您,就沒有我們》好看的原因。

正如金淑姬所說,這是一個關於分裂的敘述而非北韓現況和數據,她希望藉此書勾劃北韓鮮為人知的一面 (而我相信她做到了),道出當地的真相,期望有天她所關懷的人的生活會得到改善。

不想看書的人,也可以看這個對談﹕


3 comments:

Judy Ng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Judy said...

你好,我也剛剛看完《沒有您,就沒有我們》這本書。我很認同你說的情況,很多人都覺得北韓人是異類,因而常常被人挖苦,但我看到的卻是他們背後的身不由己及無奈,去年到過平壤以後,更令我對他們產生滿滿的憐憫。我也看過《我們最幸福》,就是這本書,燃點了我要去北韓一探究竟的慾望!希望能有更多人,不要一提到北韓,就立刻翻出金正恩的惡搞圖,而是多點關注及理解北韓居民的處境。

isa said...

謝謝你, 的確是個有趣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