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14, 2015

OH BOY 柏林精神

OH BOY (2013) ,又名 A COFFEE IN BERLIN。

電影網站的簡介很妙,說這部電影和 FRANCES HA (2012) 一樣,都圍繞二十多歲的主人翁和他的 first world problems。表面上是一個成長故事,一個沒有完成大學課程的男生,成天到晚諸事不順,連喝杯啡咖都難如登天。導演對柏林這地方很了解,一點都沒誇張。有一段講到男生在咖啡店點一杯普通的咖啡,店員問了幾個問題,最後一杯普通的咖啡變成一杯他買不起的特色咖啡。我又真的試過點一杯咖啡被店員追問「濃定唔濃」「咖啡豆A 定 B」「牛奶定豆奶」「即飲定拎走」,這一幕柏林日常,笑得出。

本片是導演的電影學校畢業作品,贏盡當年德國所有電影獎項。生活本來就由微小的風景組成,失學,失業,失戀,有時看得很重的問題,放在人生軌跡上看,就如此微不足道,但偏偏讓人無從躲避,無法直視,最終只能以沉默應對。沒有饑餓,沒有天災,沒有戰爭,人生卻依然難堪,和平得令人坐立不安。

飾演猶太人和納粹軍的演員一起抽煙
有一幕印象特別深刻的,是男生與朋友到訪片場,觀看攝製隊製作的二戰納粹官員和猶太人的故事。在德國居住和生活,一定避不過二戰教育,根據我的非正式統計,一天二十四小時之內,在眾多公共和私有的電視頻道,必定有一部與戰爭有關的紀錄片,當中又以二戰故事為主,好像香港的電視頻道一定有飲食節目一樣。為紀錄遇難者也好,為教育下一代別重蹈覆轍又好,或為發掘歷史真相也好,這類題材不斷出現在一般人生活的視界之內,是另一種疲勞轟炸。我記得,第一年在德國居住時,看過很多與二戰有關的展覽,參觀過境內外的集中營,讀過集中營文學,看過電影,走過法西斯建築;後來心裡有把聲音問自己,何以要一直消費這些影象?一個外國人尤如此,一個德國人會怎樣想呢?可是,就算他們厭倦也不能公開說出來,尤如背負原罪。(按﹕所以也出現了很多惡搞趣劇,以笑聲對抗虛無)

不是誇張,特別在英美出版界,研究二戰和希特拉生平軼事的專書特別多,聚焦在他的書架、情婦、保鏢、童年、教育、品味... ... 等等,是一種另類的執迷;電影公司不斷製作刺殺惡魔元首的電影,今年在柏林影展便有一部 "13 MINUTES" (2015)。同一個故事用一百個角度翻拍再翻拍,只差在今次是那位荷里活巨星擔當演出。導演安排這一段的用意,也許和我的解讀完全不一樣,可是這一段以適量的幽默去描述戰後六十年的德國,很有心思。

好戲一部,即睇宣傳片 --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