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13, 2015

男性朋友 XYZ

有時候微不足道的小事,日後回想起來便是美好的回憶。

最近有篇網文提到要在情人節拯救毒撚,作者提議和她的單身男友人買外賣壽司和酒到公園吹吹水,不過男友人太毒甩底,最後沒有成事。

原來我做過同樣的事,現在每次想起都覺得好好笑。某年 2 月14日沒有節目,友人雖然不是毒撚,但沒有對象,兼在香港朋友不多,我們出去約會也就順利成章。為了逃避沙田的人潮,我們去了大埔,豈料情況都一樣,餐廳要不滿座,要不太貴,要不沒有氣氛,最後我們走路到下一個火車站,買外賣壽司和啤酒,去了附近一個公園。

事情就這麼簡單,沒有曖昩或奇情元素,我們仍是朋友,然後每一年臨近情人節都互相祝賀,重提這件事笑一笑。

---

幾年前,拉了一個單身的男性朋友去婚慶博覽。其實我們相識多年,不是情侶,各自也沒有結婚的打算,展覽地點在交通不算方便的九龍灣,雖然如此,都胡裡胡塗的去了。

婚照,蜜月旅行,酒席,回禮,賀卡,行禮見證,婚紗,租車。大搞定細搞,中式定西式,林林總總,都是結婚的學問。既要做足全套,又要異於他人,似乎是不可能的任務。幸好我們不是情侶,沒有 hard feeling;看不上眼的去下一個攤位便是了,不像其他情侶,拉拉扯扯,只要一方有興趣 (通常是女的... ),再不情願也要硬著頭皮聽下去。

和異性友人結伴去婚展,原來也不錯。

---

某友最近和女友分開了。過往他很少談及私人感情事,現在分了手,我才發現他是個癡漢。癡漢和上文所說的毒撚的一個共同點,就是作為朋友,你只可以由得佢。每個人都需要一些東西去令自己保持「正常」,有些人抽煙,有些飲酒,有些人玩 candy crush。如果舊日的美好回憶讓今天的自己活得勇敢,why not?

不過,如果我身在香港的話,今晚我會約他去食碗蝦子麵,再去看一場《格雷的五十道色戒》,散場食番串魚蛋,激情得來有點麻甩,唔會踩界岩岩好。影評出來了,說戲拍得很差,傳說中的二十分鐘性愛場面,遮來遮去吊癮連場,連 soft-porn 的程度也去不到。不過我常常覺得,做人即使沒有理想,也不要失去幻想的能力,《格雷》在情人節檔推出,市場策略很對。

祝各位情人節快樂。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