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rch 21, 2015

奧斯威辛筆記

許多年前參觀過奧斯威辛集中營 (Auschwitz Concentration Camp),當時的筆記是這樣寫的﹕

「... 紀念館內有很多導賞團,一團十幾二十人,什麼年齡也有,彷彿導賞團優先,對以個人身份參觀的人造成不便。紀念館內有很多區域可以參觀,面積又大,無法看得完;導賞團通常只參觀 "最重要" 的場館,其他館比較少人去... ... 看見導賞員流水式的介紹,一排又一排參觀者/遊客從身邊走過,不禁想知道他們心裡在想什麼。」

「... 我想了解自己去集中營究竟想看到什麼。看展品時,心情難免沉重,如果聽到有笑聲或喧嘩聲便會覺得突兀,覺得不應該有這些聲音。但是又因為什麼?因為我自覺在這個場合需要被一種沉重的氣氛環抱,覺得需要以尊重的態度 --- 而尊重就是保持肅靜 --- 對待,還是不想被他人打擾我的某種狀態?」

這一段大概是質疑「悼念儀式」某程序上也是一種消費 (當然,不完全是)。或者這也是 "Am Ende Kommen Touristen"  (2007, Robert Thalheim) 想捕捉或批判的一面。這話題實在太敏感,a sensitive place with a sensitive history. 記得參觀那一日,天清氣朗,猛烈陽光灑在營內寸草不生的空地。身邊有兩位少女累了,一位說道,我餓了,這裡有沒有地方可以坐下吃東西和休息。

筆記內還有這一段﹕

「... 我不明白施暴者的瘋狂計劃,也不明白一個民族何以會如此無力地被清洗。有時候,承受暴力與求生意志比殘酷不仁更難理解。很難想像這是五十到六十年前的世界 ... ... 現在人類文明發展出一個不輕易爆發戰爭的假象。看畢展覽後,忽然覺得戰爭既抽象、陌生,而又歷歷在目。」

我記得我問過自己「應該有什麼感受」。我假設,面對特定的情況,便應有特定的反應和感受。那時候的感受,不是悲傷或憤怒或不忿,而是腦袋一片空白。或者這就是虛無感。兩個月之後我去了參觀 Dachau Memorial Site,自那次以後,我不想再去其他集中營參觀。

--

一個很不錯的網站,整理了大屠殺史料和歷史圖片﹕
http://www.scrapbookpages.com/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