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22, 2015

柏林的毒販

我們這班一直在失業的人笑說,要是一直找不到工作,就去 Görlitzer Park 做毒販好了。反正典型個子小外貌年輕的亞洲人,怎樣看也不像毒販,絕對不會被懷疑。不過在柏林販毒根本毫無難度,很多人光明正大的在做,要是當作全職工作納入稅網,說不定能為這可憐的城市幫補一下。

媒體都在說,自 2014 年起,位於柏林中心區 Kreuzberg (也是遊客必去的區域吧,) 的 Görlitzer Park 公園正式成為全德國最大的毒品交易區。去年十月某友來柏林遊覽,理所當然的要帶她去公園,感受這股毒潮。一進入公園的入口都看到很多人聚集,他們有些向路人問要不要大麻,有些聚在一旁抽煙吹水。除了大麻之外,派對常用的迷幻藥 LSD、海洛英這些「重藥」也不難買到。這些毒販不少都是來自非洲的難民,等候政治庇護審批期間,在德國沒有工作簽證,無奈走上販毒這條路;另外當然還有本地的毒販。

圖片報的設計圖展示了毒販的活躍點﹕


Görlitzer Bahnhof 地鐵站出口,不難發現毒販的蹤影。這也是一個令人不安和煩躁的地方。我第一次在德國聽見白人向黑人高喊 Heil Hitler 和行納粹禮,就在這裡。我還記得那黑人難以置信的說了一句 WAS?

毒販很少會攻擊「平民」,最多是毒販之間互看不順眼或爭地盤而毆鬥起來。不過隨著加入撈油水的人越來越多,難免多事,附近的小商戶開始被波及,衝突中牽涉的人和範圍越來越廣。公園本來環境甚佳,很多家長都會帶小朋友去遊樂場 (playground) 玩,但部分毒販把可卡因等物品埋藏在沙池或草叢之內,曾經有幼稚園小朋友找到毒品而順手帶走,令到鄰近的幼稚園不再帶團去Görlitzer Park 玩耍。

政府有沒有相關策略去應對呢?KONTRASTE 新聞雜誌形容不同的部門在玩「潛烏龜」,每每在被問責時都想快點把手上的鬼牌 ("Schwarzer Peter") 傳給下一個部門。Kreuzberg 的區議會說警方打擊不力;警方說巡邏公園和接收舉報電話次數已激增,警員工會說人手和資金都不足,政府要增撥資源聘請,相關移民部門也要找到根治問題的方法。

如果你在柏林居住,會意識這是不可能的任務。柏林總是不夠錢,不夠人手,不夠效率,所有政策都要諮詢全世界,搞幾次公投,直至因為有更急切的議題而被淡忘,或因為再不能等十幾年公眾諮詢而強行上馬,或有公眾團體忍受不了而自行發起組織行動。如果牽涉到移民或難民政策,就有更複雜的「玩法」。觀點上無論企哪一邊,最終都只是政客的籌碼。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