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27, 2015

Pocket Guide to Germany 袋裝德國指南 1944

好幾年前在柏林一家博物館買了這一本 "Pocket Guide to Germany" (網上版本)。這本小冊子只有手掌般大小,簡單頂裝 48 頁,是 1944年美國軍方為前往德國駐守的士兵準備的官方指南的複印版。



除了一些基本德語詞彙及短句外,小冊子的主題是提醒駐軍防備德國人,不要與當地人建立關係和感情,因為經歷納粹以及之前兩代統治者 (包括鐵血首相 Bismarck) 的洗腦,幾代德國人都覺得德國民族比其他人更優秀,有征服全世界的野心;雖然德國此時戰敗,但經歷幾十年來的侵略歷史證明了,這些已被洗腦的德國人有機會伺機報復。所以,對待德國人的金科玉律便是﹕

  • 不要跟他們爭論。
  • 不要嘗試說服他們。
  • 不要動怒。
  • 只告訴他們「好吧將來你會知道真相」便走開。
小冊子也不時在字裡行內指出美國制度的優越,例如相較於德國人長期在獨裁政權下生活,是國家機器的奴隸,而美國人則可以自由地選出為人民服務的政府,用來提醒軍人兩國的差異。從聯軍 propaganda 的角度去了解這段歷史,也很有意思,腦海中想起很多反烏托邦電影的片段。

明鏡週刊網上版也以這本小冊子為題刊了一篇 Flirthinweise fürs Feindesland,文章最後有一條當年美軍的宣傳短片 Your Job in Germany,綜合了小冊子的內容,值得一看。

---
閱讀這些資料時不斷聯想到與香港關係緊密的大國。我親身認識的國人,他們對於各種陰謀論深信不疑,左一句美國在幕後指使,右一句外國干預國內事務,下一句要預防西方價值入侵,再來一句世界沒有大國就乜乜乜,隱約覺得他們人人都藏著一本 "Pocket Guide to The Whole World"。兵來將擋,總之大國崛起,任何事都總有她的道理,有一套完整的論述方式 (或曰搬龍門技巧)。

記得有一次海外聚會,那時正值雨傘運動風起雲湧,國人主動問起為何港人為何抗爭。雖然沒有特別喜歡與國人討論中港問題,但為著禮貌的緣故,也回應得相當小心,就是追溯至當年兩大國簽置聲明,列明歸還香港的條件包括有普選權,現在香港人只是爭取承諾下所應許的權利,與領土誰屬、追求獨立完全無關。此時彼方一人激動指出,香港是大國一部分,並迫我表明身份 (你是不是中國人?)。

此情此景,實在荒謬。我知道大國人在多年愛國教育下,內心那一份渴望被認同、被關注、有面子的執著,然而要把這一份執著加諸於他人身上,並且藉詞陷人於不義,執著劃分敵我界限,這種冷戰思維實在太落後,而這些人已經是在八十年代出生,有能力在國內和海外接受高等教育的一代。

這個「對話」或「討論」最終以一些「美國人在幕後主使,但其實他們自己的制度最差最不民主」「我國人口太多國情複雜,不能以西方角度來衡量」「國內相當自由,我想講什麼都可以,那些記者被捕坐牢是因為他們散播虛假消息,煽動仇恨製造混亂」「香港人因為國內城市發展迅速、利益受損所以反叛作亂」之類的典型論調作結。

也許只是我悲觀,我們之間似乎有一道不能跨越的洪溝,而這道溝與觀點或角度無關。或者 1944 年美軍的忠告依然有效﹕
  • 不要跟他們爭論。
  • 不要嘗試說服他們。
  • 不要動怒。
  • 只告訴他們「好吧將來你會知道真相」便走開。
  • DO NOT FRATERNIZE 不要(與敵人)稱兄道弟*
*Fraternity 本來是一個正面的詞,例如法國的格言便是 Liberty, Equality, Fraternity (自由, 平等, 博愛),這三詞也鑄在每一個標準的法國兩歐硬幣上。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