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23, 2015

朝鮮平壤旅行 (一) 源起

既然去過首爾,也應該看看平壤。大概是最初驅使我到平壤旅遊的想法。

二零一二年,我第一次到首爾及周邊地區。今天的首爾代表著所有先進的技術和潮流,以及韓國人 (和企業) 點石成金的魔法所在地。可是,很少訪客會留意,風光背後那段仍在上演的悲情歷史。兩韓雖然簽署了停戰協議, 但技術上依然處於戰爭狀態, 對手正正是距離不遠的朝鮮人民共和國。

首爾地下鐵的一大特色,是具備大量緊急裝置,單單是防毒面具的型號,數量之多,防備之嚴,比曾經遭受毒氣襲擊的東京地下鐵更甚。大街上不難看到指向避難所 - 也就是地下鐵 - 的標示。我想起平壤也有向遊客開放的地下鐵,月台位置在地下好幾層樓,那條電梯很長很長,有足夠時間讓大呼小叫、嘖嘖稱奇的訪客拍照,忘記了南北兩韓究竟誰怕誰多一點?

冰山一角

二零一一年底,二手書店實現會社正式在上環開業,我在那裡買到一冊英文版《我們最幸福》,一口氣讀完,說巧不巧,那天剛好遇上金正日逝世,北韓舉國哀悼。平日無人關心的課題一下子火紅起來,人人都在談北韓民眾嚎啕大哭的情景如何惹笑,紛紛在 Facebook 分享新聞片段,很正式的說「佢地擺明係有鏡頭影住先識喊」。火車上的電視機不停播放「北韓領袖」逝世的消息,漫天風雪之間遺體告別儀式的莊嚴神聖,又煞有介事的分析金正日逝世的正確日子,比較在火車上死還是在醫院病床死更可信,一大串的未解之謎。

這幾件事開啟了我對兩韓問題的興趣,想要到平壤看看。今時今日,到北韓旅遊並非一件艱難事,略為搜尋便找到好幾家專辦朝鮮遊的旅行社,以及很多圖文並荗的遊記。集眾家博文和我後來的體驗,朝鮮旅行團的行程、景點、餐點,甚至是那美麗的女導遊,都是一式一樣,團友如果抱著「深入奇異國度,揭開神秘面紗」的心態參加,其實是異想天開(所以也不要買那些北韓旅行書,特別是華文的,一。點。也。不。值。得。啊)。

找到一家位於丹東的旅行社,和他們以電郵溝通。他們回覆說,非中國大陸遊客前往北韓,只需要在發團前十天報名就可以,無須事前交團費,連提交護照正本也不用。也許這是文化差異,習慣了在香港事事都有根有據,交按金、簽合約無一不可,難免充滿疑惑;旅行社一方說他們會在出團前一天才跟朝鮮那方辦團體簽證,這根本不會是香港的做法,尤其當年夏天北京周邊暴雨成災,能否成團也是疑問。不過做人也是要講個信字,拍拍心口去訂前往北京的機票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