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16, 2015

西潮

初夏的曙光從窗外爬藤的夾縫漏進房裡。清晨的空氣顯得特別溫柔,薔薇花瓣上滿積著晶瑩的露珠。

《西潮》蔣夢麟


與德國阿伯一起讀中文書,他帶來了一本蔣夢麟的《西潮》。《西潮》也是那個年代的推薦讀物,可惜一直沒讀過;現在把書翻了翻,才發現已經有好長一段時間,沒有讀過可以稱為文學的中文。現在「閱讀量」雖然高,接觸不同語言的文字,卻都是瑣碎的短文,分析這個,批判那個,注重傳遞訊息,忽略形式上的追求。


現在換一個角度看中文,偶然以德文解釋詞意,彷彿在重新發掘母語文字的美妙。就以「初夏的曙光」為例,句子的意思單純就是「陽光射進屋裡」,但句子加上額外的 attributes (屬性?),讓那一線光進入房間的歷程活現眼前,襯托筆者對於這個數年來稱之為第二個家的依戀和不捨的心情。


不過,阿伯說《西潮》的故事太舊了,他想要讀當代中國文學,著我幫他買幾冊莫言的小說。看來,我們要轉讀莫言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