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20, 2015

德國阿伯看日本

有位叫青樹明子的日本人,常撰文介紹現代日本文化和比較中日兩地異同,文章讀起來很有親切感。我對對不同文化有興趣而又真的花時間去了解和學習的人特別有興趣,就像我花很多時間去認識德國和學習德語一樣,有機會的話真想與多和這類人交流一下。說起來,青樹的文筆也是很「日式」,很溫婉,不會予人hard feeling;她在日經中文網最新一篇講及外國人學習日語的文章,讓我想起幾件事。

說到日本,德國阿伯*也非常欣賞日本文化,不時向我表達他對日本這個地方的傾慕。記得有一次我跟他提過,跟日本人溝通很麻煩,因為他們經常轉彎抹角、口是心非,難以捉摸,讓我感到不舒服;阿伯回應說這正正是他所喜愛的,他一般人聊天時的眼神很直接,讓他感到壓力,日本人不會直視對方那種婉委和曖昧反而令他感到舒暢。我自然無然以對,因為我一直以為,對話時的眼神交流跟說話內容同樣重要,如果說話時對方眼神游離、界乎清楚與不清楚之間,會讓我失去溝通的動力。說到底,「曖昧」於我來說,極其量只是一種特質,不可稱之為「優點」或「美德」。

而日本人那種不會明確地表達 YES 和 NO 的習慣,讓他們之間經常要猜對方的意思,這也是德國阿伯所欣賞的。他說,日本人有一種看透別人內心的能力,他們無須多說話便能猜透對方的意願或感受。或者正正因為我不是日本人的緣故,我直截了當地告訴他我完全不同意他的觀點,至少他們這種看透隱藏訊息的能力,不一定應用到其他文化之中。

記得有一次去日本之前,要安排旅館的膳食,同行友人是吃素的,所以先要與旅館溝通能不能預備素食才可訂房。我們先搞清楚「素食」的定義,因為很多人認為吃魚也是吃素,完全不吃魚在日本令人無法理解,而很多調味用到的材料也有魚的成份,外國人要吃素變成一件相當麻煩人的事。為了讓店家的麻煩減到最低,我先用英語寫好了我的意願,再請日本朋友翻譯成日文。友人英語不錯,完全理解我的需要,我覺得有趣的是以下這點---

我的問題是﹕告訴店家我想要什麼,還是告訴他們我不想要什麼?
朋友的回應﹕你可以按自己想要的東西給他們一些提示。而「不能吃」比「不吃」更恰當。

最後在旅館還是吃到了素食,而且做得很精緻,雖然溝通上有少許複雜,但能吃到美味的料理,還是不得不讚。

*德國阿伯是一位年過六十的朋友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