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04, 2015

萬湖會議紀念館

是日柏林氣候高達三十七度,我們一行幾人去了 Haus der Wannsee-Konferenz 參觀。從市中心坐火車到 S Wannsee 再轉 114 號巴士只須一小時左右,不難去到,如果想了解德國那一頁黑暗的歷史,不妨一去。紀念館旁邊便是 Wannsee,對岸是其中一個歐洲最大的公共游泳灘,是柏林人的消暑勝地;沿岸泊滿了遊艇,風景如畫,紀念館附近的大屋則多為私人擁有 (通常極為富有)。

1942年1月20日,納粹政府高層包括 SS 和各部門的領導來到這間大屋,在一個半小時內,決定了一千一百萬猶太人的生死,為有計劃地屠殺猶太人展開序幕。「在短短九十分鐘內,他們還吃了早餐和咖啡」導賞老師如是說。

我們圍繞會議紀錄中一頁統計數字做了討論﹕


數字分成 A 和 B 兩組,A 組是德國本土和勢力可覆蓋的範圍,B 組是其餘歐洲境內包括中立國的猶太人數目。值得留意的是 Generalgouvernement 即是當時的波蘭,境內猶太人數目最多,這會不會是滅絕營大多設在波蘭的原因呢?

會議另一個重點是定義誰是猶太人。猶太人在德國生活已久,他們說德語也擁德國籍,好些更已無猶太信仰,兩「族」通婚也不是特別事。與會者採用的方面不是宗教信仰,而是血統。百分百猶太血,一半血,四分一血。閱讀這部分,好像在看一個關於如何處理垃圾的會議紀錄。有些可以直接棄置,有些可以拿去回收改造,還有剩餘功能的便拿去繼續用,直至因自然淘汰而流失為至。

文件中不會使用「殺害」、「滅絕」、「處決」這類有負面意義的字眼,取而代之的是 Endlösung (最終解決方案)、Evakuierung (撤離)、(Sonder)Behandlung (處理/治療)。


當年的會議室,玻璃櫃上是會議紀議副本,白色紙是英文譯本 (圖片來源: http://www.ghwk.de/)
Wannsee Conference 萬湖會議之所以浮面,與一名叫 Martin Luther 的與會者大有關連。因為權鬥和內部腐敗,Luther 後來被迫害、被捕及送進集中營*,他的辦公室文件被一併移到另一地方保存,因而沒有被納粹高層銷毀。沒有這份文件,可能至今天也沒有人知道,在這座古雅的大屋內,有過如此一次影響深遠的會議,有過這麼一幫人和其背後的國家機器,如何有組織地犯下嚴重的反人類罪行。這叫不叫作天網灰灰、疏而不漏?

紀念館官方網頁有詳細的資料,有興趣可以看看---

德文原文﹕http://www.ghwk.de/ghwk/deut/protokoll.pdf
英文譯本﹕http://www.ghwk.de/fileadmin/user_upload/pdf-wannsee/engl/protokol.pdf

希特拉本人雖然沒有參與會議,但猶太人不利社會、需要被解決這個構思,除了早在他掌握實權前推出的自傳《我的奮鬥》內透露過,此後在納粹黨在任十年間持續不斷的政治宣傳,漸漸地把猶太人標籤成「問題」,再把「猶太問題」變得合理化,以至尋求一個「解決方法」也變得理所當然和逼切。有些人以為希特拉的目的是把猶太人滅族,其實並不完全正確。他的目標其實是把猶太人逐出歐洲,包括通過製造惡劣的生活環境、剝削他們的人身自由、政治權利和約束商業行為,迫使他們自動自覺離開德國和歐洲。

未有逐駛政策之前,在德猶太人數目為五十萬人,佔德國總人口只有 0,7%。希特拉政府上場後逐步打壓猶太人,有很多意識到局勢不妙的猶太人在不同階段大批地逃亡,先是直接被迫逼和打壓的異見人士、學者,後來,藝術家、專業人士紛紛逃離,最後,家裡有點錢的人但不算很富有的家庭,會傾家盪產把獨生孩子送到外國。他們起初只會逃到鄰近的國家,以為這只是正常的政府輪替,後來形勢不妙,他們也越逃越遠,有些還去到上海。截至1942年初萬湖會議之時,在德國本土只剩下約十三萬多猶太人,當中大部分都是年老體弱、再沒有本錢和人際關係逃走的人,是以希特拉一幫人開始策劃主動移除這些人。最後,六百萬人被殺,也是人所共知了了。

*特別要指出「集中營」只是一個籠統的說法,不一定與滅絕營 (Vernichtungslager) 有關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