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05, 2015

誰要死得安樂

(題材敏感,慎讀)

讀到一篇與繁殖動物有關的文章,文章作者提到,一個負責任的寵物繁殖者,在發現父母犬有病後可結紮牠們,以防牠們生出缺憾的犬隻;另外,如果業界只繁殖優良健康的狗隻,不單止可以保障狗的福利,也能令繁殖者生意滔滔,營造了雙贏局面。

.... wait, 如果,這是一個人呢?

表面看來風馬牛不相及,但我不禁想起一件事。

昨天看過的展覽與納粹滅絕猶太人與其餘有不良基因的人的計劃,以下是其中一幅較有代表性的宣傳海報﹕

來源: wikipedia
海報提到,整個社會要為每位生來殘障 (Erbkanke) 的人整個人生付出 60 000 元 (醫療、援助等),而社會的錢也是每位公民的錢,暗示如果能避免或終止這些人的生命,便可以為所有人省下不少錢。而終結這些人的生命,就是為他們進行安樂死,安排醫生以醫療程序或毒氣結束一些人的生命。

經過納粹這一役,「安樂死」不再安樂,反而帶有非常負面的訊面。德國除了避免使用「安樂死」這個字眼,討論相關議題時,會多用Sterbehilfe (死亡援助) 這類較中性的字眼。因為歷史的羈絆,時至今日仍未有相關的法例容許或規管醫生為「有需要」的病人提供死亡援助,部分長期病患者唯有選擇到瑞士或荷蘭進行相關「程序」,或者向國內關注自行終結生命權益的組織求助。不過,這類組織其實不贊成立例規管,因為沒有法例之前,所有不犯法的事情都可以做 (沒有法可犯﹗),立法意味劃了一條線,反而把醫生和病人置於不利之地。簡單來說就是為何法例可以決定,一個人抵死,而另一個人不夠抵死?

有人可能會問,現在並不是要殺死動物,而是結紮牠們以防生出有病的下一代,帶來更多痛苦。其實第三帝國也宣傳過這種疑慮,可以看看下圖﹕

來源: www.holocaustresearchproject.org
這幅圖的標題是 "Die Minderwertigen vermehren sich stärker als die gesunde Bevölkerung" (直譯﹕價值較低的人比健康的民眾繁殖得更強),圖片左邊被打成基因良分不佳的人,樣子又醜又邪惡,這位婦人一生便是八個孩子。而右邊比較漂亮、基因較佳的優質婦人,只生了五個孩子。如此下去,第三帝國內的人種便會因為劣質基因而越混越差,禍及後代。按這個邏輯,為了帝國的未來,要不把圖左的婦人結紮,要不把她視為一個問題,「解決」她好了。

人生在世,是不是所有事情都是命定的?一個微小的基因排列,決定了我們的樣子、體格、潛能和界限。人類又是不是神*,可以主宰其他人或物種的生命?

我對看待動物繁殖成「這是一門生意,只要搞生意做個負責任的生意人便可」這類想法感到很納悶。其實幫襯寵物店買動物的人能否分辨,寵物農場和禽畜農場 (現在的說法是動物工廠,animal factory) 的分別?實情是,大部分問題都是我們人類自己搞出來的?

*我沒有宗教信仰,「神」也不指泛個別宗教中的造物主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