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29, 2015

超人 Übermensch

讀過哲學,也從此不再談哲學。主要原因,當然是因為學藝不精;正如師兄的點評,我只是讀過哲學系,而不是讀過哲學。次要原因,是遇過太多人,一聽到「哲學」二字便有莫名奇妙的非分之想,令我無法招架。

年初在會展打工,認識了一名原籍波蘭的年輕男子。那時他不足二十歲,可是已在三個國家居住過,遊學、實習、旅遊,交過不同的女友,是那一類我會笑他們年紀小已經有那麼多經歷,長大了還有什麼可以做的人。

有次展覽他失場沒有來工作,事後我約了他出來飲兩杯。問他為何失場,他說當時是流感高峰期,在會展接觸來自不同國家和背景的人,染病機會很高;他的父母都是 freelancer,留在家中工作,如果他病了,會傳染給他的父母,令他們無法工作。父母無法工作的損失,是他在會展打工的工資無法相比的,所以他慎重考慮之後,決定不去打工。

他說得頭頭是道,不無道理。後來話題一轉,他問我在大學主修什麼,我輕輕說唸過哲學,正打算轉移話題之際,他眼前一亮,really? 我對哲學也很有興趣﹗在中學時我選了哲學課,讀了一些尼采,受到很大的啟發,對他的思想很感興趣。無法逃避,唯有接招。真的嗎?為什麼對尼采有興趣呢?他的 Übermensch 理論真的很有意思,令我也想成為一個不斷超越自己的人,想和有出息的人來往。早前我和舊女友分手,也是因為她毫無大志,最近我交了一個新女友,她也是一個醫科生,很上進,感覺好太多了。你覺得怎樣呢?

其實求學時期我沒有太過在意 Übermensch 這個部分,反而對尼采反思宗教和思想史的部分比較有興趣,於是我含糊地回應﹕其實尼采的哲學,與他之前已出現的思想學說傳統有緊密關鍵,所以不能只抽個別部分用現代的眼光去演繹,我無法對超人理論作任何評論,抱歉。我又坦誠的告訴他,其實我不太想討論哲學。

我很可能是他所認識的第一個讀過哲學系的人吧,他顯然不滿意這個回應。我又說,按照你的理論,你也不應該和我做朋友,要談專業的話,我頂多也只是個文員。他說,那你對將來有什麼想像,你想過怎樣的生活?我說,目前的話,我仍在摸索中。然後,他的表情和語氣讓我永遠不能忘記,他說﹕... do you mean... you are just "living" now?

話題又轉,講到他在阿根廷醫院實習的經歷。他在柏林本地的醫學系取錄了--- 柏林的醫科生名額較少,能成功在柏林當醫科生反映了幾件事﹕1. 他的入學試成績非常好 2. 他很幸運,或 3. 他已經在輪候冊排了很多很多年隊 (我認識有人排了五年隊,最後還是放棄了,去了慕尼黑讀醫) --- 想要在入學之前得到一些實習經驗,於是向一些海外實習中介公司申請到南美實習。

言談間他予我的印象,是他真的很適合做醫生。他覺得這個世界很糟糕,都是弱肉強食,做窮人的話會很慘;所以他要從事一門專業,是遇上任何政治或經濟風波時,在任何地區都有需求、都經得起考驗,所以做醫生是不二之選,更不用說醫生待遇再差也不會太差,能讓他過有質素的生活。他認為,做醫生最重要的要求,是能夠不帶感情對症下藥,冷靜地處理病人。I have to admit, 我同意。當然,我認為除了醫學知識之外,當醫生最緊要有良心,因為醫生掌握的知識和行規比病人多出太多,有資訊上的不對等,遇上一個無良的醫生,病人的肉身和錢包就只有被宰的下場。

自從那次聚會之後,我們沒有再聯絡過。他的名字我仍清楚記得,但在我的記憶之中,他永遠都會是一個「超人」,ein Übermensch.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