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24, 2015

別要睜開雙眼

聽說,當我們學習掃描、繪畫的時候,我們會重新學習如何「觀看」一件事物。陰影、光線、質感甚至情緒 --- 原來在我們嘗試用畫筆去捕捉一件靜物的外觀時,才發現在日常生活我們沒從來認真去了解或認識一樣事物的形態。

我有時覺得,雖然資訊非常流通,又有各式各樣的翻譯軟件,但是,國與國之間,文化與文化之間的洪溝仍然非常巨大,而這一種距離明顯無法透過閱讀 (尤其是網絡短文) 中跨越。例如我真的非常不明白為何頌讚德國/歐洲美好的文章如此有市場,每一日 (every - single - day) 都有人樂此不彼地分享這些文章,然後其他人爭先恐後地 like,留下一堆亂七八糟的留言,最後以感懷身世作結 (通常是遺憾自己城市的不濟)。這個過程除了深化對外國的偏見或定型之後,我看不出有什麼意義和作用。於是「德國」或「歐洲」(或「日本」或其他地區),只是一些用來消費的美好概念。

而當我每一次嘗試向朋友糾正一些片面的觀念,或者對比不同制度的做法、指出相近的地方,或者引導去另一個角度去討論一個問題,總是會被無情的拒絕,令我感到沮喪。原來我真實的經驗、日常生日的觀察、和別人溝通得來的結論、甚至努力學習德語去克服對英文媒體的倚賴,都比不上那些網絡上的江湖傳說。

我又覺得,有些香港朋友下意識都有一種孤島性格,想跟住在外國的人劃清界線,他們的反應或言論總是讓我覺得,即使我作為一個草根階層在香港住了廿幾年,只要我有一天離開了,就再沒有資格去評論香港的事。我以為,當自己把頭埋進沙堆中,如果有人走過走撥開一些沙,讓我有透透氣的機會,將會是一件美事。但我擔當不了這個撥沙人的角色。

所以作為一個「住在歐洲的朋友」,我的作用就只是提供旅遊資訊﹕景點開放時間、入場費用、車程來回、行程建議、翻譯基本用字、確認一樣野抵唔抵買、抵唔抵玩。或者就是作為一個「被羨慕的對象」--- 記得有一個台灣人跟我說過「生活艱難一點都沒所謂啦,在歐洲呼吸的空氣比亞洲好得多了」。原來,空氣質素是最重要的。

其實,作為一個朋友,你們有沒有嘗試過去聆聽我們的聲音?

No comments: